說話心直口快,傷害了多少人?
——學佛體會與自省

th8LBYKWNW.jpg

  幾個朋友在一起看小茜的寫真,大家都稱讚拍得很好看。
  當翻到一張看不到腳的長裙照時,小惠突然說:「誒,你怎麼突然長高了?是不是站在椅子上拍的啊?」⋯⋯
  當場氣氛瞬間降到了冰點,小惠見狀不對,趕緊陪不是,說:「對不起啊,我這人說話比較直接,你不要在意啊!其實拍得還是蠻漂亮的。」
  小茜微微一笑,耳邊彷彿飄過一句歌詞:「你傷害了我,還一笑而過…」
  在生活中,本人就是一個說話直接的「小惠」,常常打著「直爽」的名義,口無遮攔、肆無忌憚地用語言傷害別人。傷完之後,還不忘說上一句:「我這人就是心直口快,有事就說,你不要介意啊!」
  萬一對方真的介意了,我可能會說:「哎呦,你怎麼這樣小氣啊,我都跟你道歉了,別生氣了啦!」
  未學佛前,自己從來不知道「一個唾沫一個釘」的道理,不知道語言就像一把利刃,如果使用不當,一不小心便會活生生地刺進別人的心裡。
  寫到這兒,突然想起一個故事:
  從前有位男孩,他的爸爸給了一袋釘子,告訴他:「每次發脾氣或者跟人吵架的時候,就在院子的籬笆上釘一根!」
  第一天,男孩釘了三十七根釘子。接下來幾天,他學會了控制自己的脾氣,每天釘的釘子也逐漸減少了。後來,他發現控制自己的脾氣,實際上比釘釘子要容易得多。
  終於有一天,他一根釘子都沒有釘,他高興地把這件事告訴了爸爸。
  爸爸說:「從今以後,如果你一天都沒有發脾氣,就可以在這天拔掉一根釘子。」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最後釘子全被拔光了。
  爸爸帶他來到籬笆邊上,對他說:「兒子,你做得很好,可是看看籬笆上的釘子洞,這些洞永遠也不可能恢復了。就像你和一個人吵架,說了些難聽的話,你就在他心裡留下了一個傷口,像這個釘子洞一樣。」
  不管是心直口快也好,生氣吵架也罷,語言之所以會成為「兇器」,均是因為沒有按照佛陀師父的說法:「觀心念,正行為」如是做。所謂的心直口快、 口不擇言,一方面是因為心中唯有自我、沒有他人,或者是先己後人,所以一言一行都是以「自我」的角度出發,所有的關注點都在於自己的需求和感受上,自然無 法將心比心、考慮他人的立場。另一方面,心直口快的人其實是在放縱自己的情緒,被自己的情緒所奴役,所以遇到事情,總想著:「哎呀,沒辦法,我的性格就這 樣,憋著難受,不吐不快嘛!」然後就不顧後果的巴拉巴拉地說了一通,說完自己倒是暢快了,但可曾想過:對方的心裡陰影面積有多少?自己又因此犯了多少口 過,造了多少黑業?
  俗語說:「有理走遍天下」,但是一個得理不饒人的人,卻無法獲得良好的人緣。為何會這樣?因為他自恃自己的口才好,反應敏捷,能夠快、準、狠地 揪著別人的小辮子不放,可他卻忘了一句網絡語叫「人艱不拆」。人生艱難,世人應該相互包容、理解、扶持,不應該傾軋、摧殘、互損,總是盯著別人的缺點不 放,導致大家在和他交往的時候,必須小心翼翼,深怕出什麼岔子而引來是非;久而久之,大家自然不喜歡和他交往。
  學佛,應先學會做一個善良的好人,做一個讓人見了會產生歡喜心的人。如何讓人歡喜?首先要有一顆柔軟的心,有一顆不忍傷害眾生的心。有了這樣的心,在日常生活中,才能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處處為他人著想,不忍心因為自己的不小心,而傷害到任何一位眾生。
  我反省自己,覺得很慚愧。身為一個佛弟子,雖口口聲聲說學佛,但在日常生活中,很多時候自己並不是一個好人,自己的身口意與佛陀的教戒是不相符 的,甚至相違背。遇上了事情,總會給自己很多「美其名曰」的藉口,或者避重就輕地敷衍了事,希望事情快點過去,但就是不肯坦蕩地直面自己的過錯,不敢正 視、剖析自己的惡習。可悲的是,就是這樣的一個「我」,還誤以為自己正朝著解脫的道路前進。
  為什麼會有這種自以為在修行的錯覺呢?正是因為,沒有經常恭聞  南無    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法音,沒有經常恭讀至高佛法《極聖解脫大手印》、《什麼叫 修行》以及《一百二十八條邪惡見和錯誤知見》等諸法,所以知見不正,修行成了徒勞行、瞎功用;再加上沒有「吾日三省吾身」,對自己的習氣得過且過,漸漸地 便離菩提解脫之路越來越遠,學佛自然也就沒有多大的受用了。
  想到這裡,自己不禁一身冷汗。無上甚深微妙法,百千萬劫難遭遇。人身難得,死亡無常。如今古佛降世娑婆,正法利生,自己若不抓緊這一世的殊勝因緣,依教奉行,早證菩提,還要等待何時呢?
佛弟子 妙慎
2016年7月30日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中壢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