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  惜(一)

 

拉珍

 

 

      

      為至高無上的法界尊師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我寫下「稀有難得」四個字,寫下了又覺得它們輕飄飄的,完全不足以表達佛陀法音的珍貴,但搜腸刮肚又一時找不出有相應份量的人間詞彙。本來「百千萬劫難遭遇」很恰當,可惜被用得太多,用成了口頭禪,它內含的份量已經不被掂量,變成一種形式化的套路術語了。

      我聞聽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時常聽得心潮澎湃,甚至淚溼眸眶,好像是期待得太久太久,盼望了千年萬年的甘露洗滌,全身的每一個細胞都被一種法喜充盈著,激勵著,延展著,很難形容。我也常常聽到一些聞法者的讚嘆感慨,其中「百千萬劫難遭遇」這句話聽得最多,但我不認為說這句話的所有人都已經從內心裡明白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到底有多麼稀有難得。大多數人對法音是恭敬的,但並不一定是從心底里珍惜的,否則就不會讚嘆完畢又繼續貪嗔癡愛,繼續在世間八法中苦樂嬉笑了。珍惜是因懂得珍貴而生,曾有個人,把一隻價值連城的古董拿給家貓當飯碗,後來十塊錢賣給了一個狡猾的古董商,痛悔不已。這種故事很多,從中得以了解一個道理,人們不珍惜寶貝的原因常在於不懂得它是寶貝,不懂得它到底有多寶貴。

      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到底有多寶貴呢?今恭敬淺頌羌佛法音之四大稀有:佛陀親說之稀有、圓滿如來真諦之稀有、具緣聽聞受持之稀有、悉地加持聖力之稀有。而要說「佛陀親說之稀有」,則必先說「佛陀降世之稀有」,故實則為五大稀有。

 

一、佛陀親說之稀有

 

1.佛陀降世之稀有

      佛陀本來稀有,太久遠的不說,經曰,駐劫中第八劫出迦葉佛,第九劫出釋迦牟尼佛,第十劫出彌勒佛。從迦葉佛駐世到釋迦牟尼佛駐世,歷經了一劫之久。一劫是多久?有說一劫相當於人間四十多億年的,有說相當於十幾億年的,劫分大中小,各說不一,《纓絡經》中佛陀打了一個比方來告知劫的概念:「四十里城。滿置芥子。百年去一。去芥子盡。名為一劫。意思是有一座方圓四十里的城市,裡面全部裝滿芝麻粒大小的芥子,一百年拿走一粒芥子,等到城裡的芥子全部拿走完,就是一劫的時間。

     《大智度論中也道,有長寬高各四十里的巨石,用天界重量僅三銖的天衣,每隔三年輕輕擦磨一次,直到這塊巨石被擦得完全消失了,就是一劫的時間。無論具體精確的數據是什麼,總之,一劫,那是極漫長極漫長的歲月,是極久遠極久遠的時間概念,久遠到我們的意識幾乎抓不住它了。

      前面提到的三佛,每一佛的出世都要相隔一劫,而每一佛之佛法駐世的時間卻相對很短,比如釋迦世尊說法四十九年,五百年正法,像法一千年,末法一萬年,爾後佛法於此世界滅盡。那麼也就是說,假如一劫是四十三億年,差不多就有四十二億九千九百九十八萬八千五百年的漫長歲月,娑婆眾生沒有佛陀可以依止,沒有佛法可學,那是多麼可怕的無盡黑暗!而實際上末法時期的一萬年,眾生就已經很難學到佛法了,比如當今。在世尊滅度至今的九十多萬個日日夜夜,雖偶有古佛化身而來,但這些古佛,一則罕有真身降世,未能展顯佛陀之圓滿德境,二則即便真身所降,也是應局部特殊因緣而施法度,不曾廣泛說法渡生。由此,我們可知三世多杰羌佛以大悲願力降臨在這無盡的黑暗中,展顯唯圓滿佛陀方能具足的完美無缺量境,廣說無量甚深法義,是多麼稀有,多麼難得!正是《妙法蓮華經》中文殊師利菩薩偈頌:「諸佛甚難值,億劫時一遇。」

2. 佛陀親說法音之稀有

      迦葉佛或更久遠佛陀所傳的法義,今天的我們是學不到了,而釋迦世尊說法雖是無上圓滿,但我們現在所學的三藏,基本可以說不全是世尊當年親說的原意。因為世尊在世時,所說之法沒有及時記錄,所有經卷都是世尊滅度以後,由五百羅漢集結,羅漢們儘管了生脫死且神通廣大,但限於自身的修證層次距離佛陀的圓滿覺境還有非常大的差距,因而對世尊的某些法義並不能完全理解透徹,在集結當時就存在著某些法義的錯解或疏漏。後來佛經再由印度文翻譯到中文,文化語言的差異再次造成義理的偏差,爾後佛教在印度滅絕,再經由兩千多年的輾轉,到了白話文的今天,佛經的面目已被後人弄得瘡痍斑斑。也就是說,流傳於世的三藏,即便是古本,都有可能其中好些內容已經不是釋迦世尊當時親說之法了,更不要說現代翻譯,脫離世尊教義的地方隨處可見。這也就是末世,佛法接近了末尾。而要等彌勒佛出現在娑婆世界,至少還要等到輕紗再磨滅一塊四十里長寬高的巨石。至於菩薩們的教法,一則菩薩們本身就是以弘揚佛陀教法為己任,二則菩薩之見地相比於圓滿佛陀,都存在著程度不同的差距,簡單地說,菩薩的境智有量,而佛陀的境智無量。我常常提到龍樹菩薩的例子,龍樹菩薩那麼偉大,所創中觀見道,一時主導了幾乎整個大乘佛法,但龍樹菩薩在學到世尊的水府部佛法時,大為震驚自感慚愧萬分。如此偉大的菩薩在佛陀面前都只能羞愧難當,更不要說末法時期眾多無識之輩。因此,學佛,是以佛為學習楷模,以佛陀的法義為根本行持標準,菩薩們的弘法利生之行,也必須是在這個不變的前提下進行,才能算得上菩提正行。無論什麽地位的菩薩,他們的渡生事業無論有多宏偉,畢竟也不是佛陀親自說法渡生,不可與佛同日而語。更何況,現今這個世界上,真正有聖證量的聖德大菩薩少之又少,因而,無論從理論上還是實證修持上,眾生找到一個大體正確的指導都已經非常困難,更不要說依止佛陀親說的正法了,邪見胡說充斥著整個世界,導致學佛修行成就基本上成了一句空話。這就是末法眾生的宿命,在種種污染魔境中沉淪。

     然而,至尊第三世多杰羌佛駕無量悲願而臨末世娑婆,以無上智慧之力實際展顯佛陀圓證量境,親說廣說佛陀圓滿真諦,從初基行持到甚深密法,成就了道之精髓,宇宙萬法之實相,佛陀直說直錄,無有外緣摻雜,且憑現代科技之優越,佛陀圓音可及時響遍娑婆各地,這在世尊當時也是沒有的,似第二個正法時期已在娑婆世界展開!這原本並不是末世眾生所應有的福報,而是藉助了這位原始古佛的無量功德之力、大悲菩提力而增益了眾生的福德資糧,讓佛陀的法音響徹在這個黑業極其沉重的年代,何其稀有,何其難得!

 

二、圓滿如來真諦之稀有

 

      這個世界上,釋迦世尊的三藏教法原本是無上圓滿的如來真諦,但可惜我們未逢世尊親說正法,僅就我們現在所學到的三藏經文而言,如前所述,因羅漢們的記錄失誤或見地偏差,不能說這些經文都是圓滿無漏如來真諦。

      比如我曾經在《想因果,想眾生》一文中講過一個關於三藏法師的公案,該公案出自《百業經》,但實際上它有錯謬,當然不是佛陀出錯,而錯在五百羅漢的記錄,錯在羅漢們對佛陀所講的因果道理未能理解透徹。我在引用這一段的時候,一則鑒於只欲取三藏法師罪因惡果之例以為行人警戒並不涉及其他,二則畢竟佛經原本就是如此記錄,冒然更改必定需要充分具體的解釋,反而打亂了我所要談的主題故而依舊採用原來的說法。那麽它的問題到底出在哪裡?

      公案中,眾比丘問:「世尊,這眾生(指因犯惡罪而墮落變旁生大蟲的三藏法師)到何時才得解脫?」世尊曰:「牠將在賢劫五百位佛出世後才得解脫。」這樣記載的世尊的回答並不符合佛說因果律的真實狀況。為什麽?

      因為如果照這個說法,三藏法師往後若干劫繼續受苦已成定局,沒有絲毫更改的可能,那就是說無論三藏法師此刻發什麽樣的心,生大懺悔心也好,發真修行心也好,甚至發真實大菩提心,即便他將自己的心境轉變得完全符合佛陀教戒的標準,也是沒有用的,都不能改變他在既定的時間受既定的苦報,這就意味着,修行無用,因為他修不修行結局都是一樣。換個例子來說,如果一個人將於八十年後成為天人,這個結果如果是死的,無可更改的,他日行一善、克己利人將要在那個時候成仙,他殺人放火、打家劫捨也要在那個時候成仙,那麽,宣揚行善的作用在哪裡?同理,如果修行無用,學佛的作用在哪裡?那眾生還有皈依學佛的必要嗎?這樣的說法絕不是佛法正理,更不可能出自於圓滿佛陀釋迦世尊之口。

     十數年前,我曾聽聞三世多杰羌佛講法,在講到類似「三藏法師」的佛經公案時,常聽羌佛老人家加一句:「爾時因果所數」,這是經書原文中沒有的,甚為不解。後終得機會請教羌佛其中深意,羌佛慈悲告知,這句話是世尊當年講法時有,而後來五百羅漢集結時漏掉的,意思是,佛陀觀照到的該眾生原本應有的因果業報狀況。爾時,就是那時,當時,是當時原本應有,而不是絕對不變定有。加上這一句「爾時因果所數」,就表示佛陀現在說的只代表新因還未種下時的原來狀態,不代表以後,以後該眾生若發真修行心並如法行持,其原有之惡果將隨其新種下的善因而變更或推移遠離。如果沒有這一句「爾時因果所數」,因果就成為一成不變的死局,修行就沒有用了,這不是事實,更不是世尊原意,釋迦佛陀的法義是絕對圓滿無漏的,錯在羅漢們未領會真意。種因結果雖是個不滅定律,但業果的顯報狀態,以及什麽時間顯報,這並不是不可更改的,修學佛法的目的,就是通過修行積累善業功德,讓它先行佔據報位,讓善功德將行者護持起來直至成就脫離輪迴,讓惡果一直沒有機會沒有位置顯現,所謂「善業築壁」正是這個道理。儘管五百羅漢犯了這個錯誤,但世尊觀照眾生因緣未熟,只能享受到那樣程度的法義,故一直未作安排更正。

     而今三世多杰羌佛降世,也該是眾生享受圓滿法義的因緣成熟,故而羌佛為我等行人開示了這個偉大圓滿的因果真諦。那麽,《百業經》的這個公案,它原本完整的法義應該如下:「眾比丘問:「世尊,這眾生到何時才得解脫?」世尊曰:「爾際因果所數,牠將在賢劫五百位佛出世後才得解脫。」而一當三藏法師發大懺悔心真修行心並落實於三業,相應了釋迦佛陀的大悲加持之力而功德積聚,那便如扳動了因果鏈上的扳道閘,善業開始築壁,惡業即被擋開,他便向成就光明的路上驅動了。

     經過兩千五百年,世尊的圓滿法義才經由三世多杰羌佛展顯於娑婆,實在是萬般珍貴稀有,而放眼今日的娑婆世界,能講出如此精深透徹而圓滿無漏佛法真諦的還能有誰?現在的世界,受眾生業力感召,妖魔邪師遍地,講法講得烏七八糟,背離佛陀經教的說法層出不窮,就連一些正宗佛法傳承的宗師大德高僧,也受末世濁流的染污,偏知邪見叢生。

     譬如有位名震世界的密乘大法王,竟然公開贊同「西方人此生富足但來生貧窮;東方人此生貧窮,來生卻會富有」這樣荒謬違背因果的說法。無論是西方人還是東方人,無論此生還是來生,眾生的貧賤與富貴均受其各自不同的因果業力牽制,其往昔因果業力加之此生所種善惡業因積聚,自身因果致其來生富則富,自身因果致其來生窮則窮,更何況其中還有來生不再做人的,或許修行成聖,或許墮落惡道,人間貧富已經與其無關,豈可一概而論之?如果西方人來生一定變窮人,那若有西方人今生虔誠修行學佛,積累了巨大善業功德,利益了無量眾生,學到了無上密法,足夠解脫成就位登菩薩,他也不能成就而必須輪迴變人,而且是窮人嗎?同理,若有殺人放火無惡不作,嗜血成性,刺佛身出血,殺父殺母,毀踏寺廟經書謗佛謗法的東方闡提子,他也能不顯惡報反而變成富人,享受榮華富貴嗎?這種道理能成立嗎?七歲學童都不會認可,一代法王竟然說出這等拔無因果的謬論!然這類邪說流布全世界,在未聽聞三世多杰羌佛法音時,我們聽的幾乎都是這類邪說,還將它們視作真理信奉受持,結果學得黑業纏身。

     有位大居士,在依止三世多杰羌佛之前,跟隨一非常著名的大法師虔誠學法,大法師著述很多,幾百萬弟子遍及全世界,這位居士跟他修學近十年卻毫無進益,更可憐的是,大法師臨終不但沒有絲毫成就聖境顯現,連圓寂、坐化甚至往生這幾個字都不能沾邊,病魔纏身,全身變黑,凄慘呻吟,比許多凡夫都死得痛苦。再翻開這大法師的書,只要是他的開示,邪見、錯誤、罪過,完全背離經教的講法三五行就會出現,甚至還有法界雖大,但他比法界還大這種荒唐愚癡至極的說法。這樣的法師,不單自己墮落,還會連累到弟子們難以成就。但這樣的人如今俯拾即是,輕而易舉就會把大批眾生送上邪途。所幸這位居士依止了三世多杰羌佛,如今的他已非昔比,數年前就已證入了生脫死之聖境。看看我們這個娑婆世界,近百多年來到底有多少解脫生死的聖者?嘎陀寺曾經有十萬僧眾化虹光成就,可現在的藏密,能化虹光者寥寥可數,除了這些年接連不斷從三世多杰羌佛座下報出解脫坐化、生死自由甚至金剛不壞虹化成就的喜訊,從東方到西方,從顯教到密乘,從西密到東密,整個娑婆世界,到處都有稱佛菩薩再來的大德高僧,但成就解脫之音卻寂寞稀疏。

     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等機構設立的「藍台」就讓我們清醒看到了這個身處末法的現實,兩千多萬美元懸在那裡好些年,這麼大個地球,就是沒有一個人能把這筆獎金領走。藍台上的兩個韻雕作品,只要證到十地菩薩境量就能複製成功。藝術作品,為人類帶來美的享受,複製它是好事一樁,既顯本事攝受眾生,又是創造美好的善行,而且原作品所屬單位還高高興興給你送上兩千多萬美金,既不犯戒又不犯法,善舉勞動所得,可以安心享用,可以拿去修道場,做慈善,可以幫助很多人,如果真有十地菩薩的證量,一定會去爭取,可為什麼這麼多年了獎金依舊原封未動呢?這說明了什麼問題呢?這說明世上根本找不到任何其他聖德能有三世多杰羌佛一樣偉大的證量,甚至連個十地以上的菩薩都還沒出現。儘管有聖證量的菩薩聖德確實存在於世,但所證實際量境到底有多高,這真是個需要思量的問題。這不是一件讓人高興的事,這個「藍台」,讓我們徹底看清末世眾生的法緣正日漸微薄,真正擁有聖證量的大德越來越少了,若不是三世多杰羌佛乘強大悲願之力降世,娑婆眾生想要學到正法,難,難,難!眾生的輪迴前景,苦,苦,苦!因而,在這魔見邪見流布的險惡末世,能聽聞到佛陀圓音,學到佛陀親說廣說的無上圓滿精純之宇宙真諦,因果實相,成就妙法,更其稀有,更其難得!

 未完接珍惜(二)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中壢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