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聖解脫大手印》修行心髓部分的殊勝加持

 
2013年9月26日我一早回到成都,天正下著連綿中雨,上午我的一位元表弟來電話,告訴我的二舅正處於彌留之際,想見遠在北京的姐姐即我的母親,考慮母親已是77歲高齡,難以承受旅途奔波和面對親弟弟的離世,我和妹妹電話商量不能告訴母親,乘我在成都,就由我代表母親前去與二舅臨終話別。


我從成都市中心趕到雙流二舅家已是中午1點了,進了門看到大舅、小舅、舅母、姑父等一大群人圍繞在二舅床前,二舅十幾年前患過腦瘤在四川省人民醫院開刀治療好的,這次是兩年前患上食道癌,現在已是病體極度消瘦和虛弱,他已經5天5夜沒有吃任何東西,一口水都沒能咽下過。我坐在二舅床邊,心理非常難過,為這些年沒能幫助到他學佛,為他撒手人寰還不懂得人只是六道輪迴的可憐眾生,正面臨著死亡的恐懼而難過。此時我只有趕緊按我妹妹交待的告訴他,人都有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不要放心不下舅媽和子女們,要在心裡真誠的對佛菩薩懺悔,懺悔自己因無明造業傷害過無數眾生,今天的病痛是罪有應得,請求佛菩薩幫助轉生善道來生有機會學佛,請求佛菩薩慈悲加持沒有痛苦的離開這個世界,二舅聽著流下了眼淚,這時我想再說更多的話也是多餘,我隨身帶著第三世多杰羌佛老人家的《極聖解脫大手印——修行心髓部分》,就抓住二舅的手開始給他讀誦,在我讀誦中二舅的眼睛滿含著淚珠,我讀完法本,二舅問我媽媽現在還好嗎?我告訴他我母親非常好,從2008年聽聞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到現在,身體越來越好,這些年從沒去過醫院,每天都在做大禮拜拜佛和聽聞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一大家人的日常生活買菜做飯等都還是母親在操持,他聽了說姐姐真有福。


想到要幫助二舅減少臨終的恐懼,我將帶在身上的一張地藏王菩薩像(小卡片)拿出放在二舅手上,教他看見身邊有死亡的人出現就念“南無地藏王菩薩”,平時就念“南無阿彌陀佛”,如果念不出聲就心裡默念,二舅緊緊的拿著地藏王菩薩像,吃力的答應著我,努力動著嘴唇跟著我念,我看著他含著淚水的眼睛發出了亮光。我因故不敢久留,退出二舅房間,對其他長輩和親友說,大家不要擠在二舅的房間,都跟著我學念“南無阿彌陀佛”,大家一起很快就念熟練了,我告訴大家就一兩個人到二舅身邊助念“南無阿彌陀佛”,換著輪班去,這樣我就離開了二舅家。臨走前和我同去的嫂子還將二舅後事的隨禮錢讓我交給了舅媽,另外我也告訴二舅媽在辦喪事時不能夠殺生招待客人等。


回到成都,第二天下午還沒聽到二舅離世的消息,遠在北京的妹妹打電話問二舅情況怎樣,我昨天交待給二舅買陀羅尼被和念佛機沒有,我說還真忘了這事,我馬上打電話給表弟,要他們去為二舅準備,結果二舅的女兒給我回電話,說我離開後第二天二舅就能夠喝點水和吃點糊糊了,問還用不用去買,我說至少給買個念佛機吧。又過了兩天我電話給表妹,表妹說買了念佛機給二舅帶在身上聽,現在二舅可以喝點粥了,也能到院子裡散步了。十幾天後我再電話給表妹問二舅情況,表妹說現在二舅自己走去找醫生開中藥(只是養脾胃方面的藥),自己煮粥煎藥吃,也常常到山間田野中散步了。


10月我回到北京,講到二舅的情況,為了能給他種下來生有緣學佛的善因種子,侄女特意錄製了《極聖解脫大手印——修行心髓部分》放在MP3中寄給了二舅,囑咐他要認真的多聽。


時間轉眼到了春節,大舅節前電話說想來北京看看我媽和旅遊,結果他和舅媽等人年三十到了北京,他一進門就說簡直是奇跡,我二舅都能吃乾飯了,原因是聽了一段時間的《極聖解脫大手印——修行心髓部分》,有幾天拉肚子,拉出好多膿血一樣的東西,拉肚子那幾天人很虛弱,過了就一天比一天的好起來,大舅還幽默的說“他彌留時我都送了喪火錢,以後我還得給他送一次喪火錢,真不划算!”


大舅等人在北京旅遊一天,我媽帶著聽法音一天,臨走說真願意永遠學下去,把我媽高興得不得了,因為以前我媽媽告訴他們要學佛是沒有人願意聽的。感恩偉大的第三世多杰羌佛,感恩他老人家帶來的偉大佛法《極聖解脫大手印——修行心髓部分》救了我二舅的命和度了我媽媽老家的很多親朋好友。


噶瑪扎西拉姆



********學佛感悟專欄所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知見,【學佛感悟】裡面必定存在一些不正確的觀點,不能全部作為正知正見,但為接引不同善根、因緣的眾生,增益初學者對如來正法的信心,切記所有法義必須以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和如來三藏經典為標準去衡量辨別!*******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中壢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