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妖骨本相主導下的「盲同妖思維模式」

——陳妖寶生詐騙集團及其邪惡成員的妖骨本相(二)

 

慚愧佛弟子:慈心波

 

 

上篇文章從三個方面直戳陳妖寶生的「妖骨本相」,即:侵吞救災款——鐵板釘釘;性侵女弟子——默認回避;佛教外行——無言以對。這三點只是陳恆寶生妖骨本相中的一個掠影,是近兩個月來陳妖寶生詐騙集團所有文章中都不敢正面、實質回應的問題。本文今天再加兩個方面:是虛殘凡夫體質還是正常健康身體——虛殘不堪是聖者智慧還是愚笨——百無一能,更加一針見血的披露陳妖寶生及其邪惡成員的「妖骨本相」。

什麼叫實質回應?是否「侵吞救災款」的實質回應就是亮出你的捐款憑證;是否「性侵女弟子」的實質回應就是去法庭告發女弟子王秋蓉誹謗;是否「佛教外行」的實質回應就是陳妖寶生親自寫信並視頻公開要求世界佛教總部公開其可憐兮兮的18.5分答卷;是否有佛法功夫、有健康身體的實質回應,就是上供80斤的杵,沒有杵用啞鈴也一樣。是否具聖者的實質回應,就是拿出聖者智慧,把羌佛韻雕的百分之一做出來。

既然陳妖寶生詐騙集團無法對以上五點做實質回應,那結論就是騙子色狼,以凡充聖「證據確鑿」。而另一方面來說,這五點中無論哪一點都足以對陳妖寶生「一票否決」,至少足以證明陳妖寶生是地地道道畜生不如的大騙子,根本就不配為人師,根本就不值得追隨。然而,「恆生邪教派弟子」在妖骨本相主導下生發「盲同妖思維模式」根本看不到這「一票否決」。今天筆者將以「侵吞救災款」和「性侵女弟子」兩個案例,說說這種「盲同妖思維模式」的具體表顯。

想想吧,當汶川地震發生時,近10萬生命瞬間消失,舉國哀殤,正當全國人民乃至外國各方機構人士都紛紛捐助災區時,正當災區幾百萬災民一邊心在滴血,一邊在眼巴巴渴望捐助時,200多萬元給地震災區的捐款卻落到陳妖寶生夫婦的口袋里,先是拖了一年不拿出來,後來被曝光後又回應說要尋找「錢人對接」的公益募捐新機制,還煞有介事的召開「大愛希望基金會」理事會議討論善款的募捐,可這個「會議」從2009年9月開到今日依然在「開」,就是不見一分一釐捐出。其實在所謂「大愛希望基金會」的基本賬戶里還哪有錢在啊,早就為陳妖寶生夫婦的各種奢華享受買單了。

侵吞、揮霍救災款這是什麼人?什麼行為?!只要還有一些人性的人,對這種行為都是深惡痛絕的,都會認為這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妖孽,都會認為這是人渣、畜生、豬狗不如的東西。而認同侵吞救災款的人是什麼人?只能說是同類心態行為的東西。

在一個微信群辯論里,有個佛弟子問恆生弟子「一個連地震災區的捐款都敢侵吞的人,無論是誰,請問這人是好人還是壞人?」「恆生弟子」不敢回答。這位佛弟子後來又說「我知道你們不敢回答,因為如果你們回答是‘好人’,無疑是找人唾棄,而如果回答‘壞人’,必然是自揭‘恆生’老底」。這說明,「恆生弟子」對其邪師陳恆寶生侵吞救災款的事實也是心知肚明的,否則為什麼不敢直接回答是「壞人」呢?既然心知肚明為什麼又不離開呢?這就是恆生邪教派弟子的「盲同妖思維模式」。

      特別是現在還追隨陳妖寶生的弟子中,有好多是當年參加了捐款的人,她們明知陳恆寶生夫婦沒有將當年募捐的善款捐出,明知「侵吞捐款」的罪名已經落實,為什麼他們還繼續選擇追隨這樣一個「孽畜邪師」,甚至不顧事實幫助陳恆寶生欺騙後來入門不知真相的師兄姐,混淆視聽呢?按照中國一句「物以類聚」的老話來說,那就是這些「老弟子」本來就是孽畜本質,妖骨本相,由此而生發的「盲同妖思維模式」,自然不信真相,也不會去求證真相。據說有位弟子質問陳恆寶生救災款事情的時候,被陳妖一頓惡罵後再也不敢發問,也不敢再去思考求證真相,就這麼稀裡糊塗逼自己相信「成就悉依師」「全賴師悅樂」,不能讓上師不高興,只能讓上師在我身上‘悅樂’」的鬼話,而繼續保持「與師父三業相應」,繼續追隨陳妖。陳恆寶生現有身邊留下的極少數弟子幾乎全是這種不敢分析,不敢追問,不敢求證的「盲同妖思維」的人。

再來說說「王秋蓉事件」。上篇文章已將「陳寶生性侵王秋蓉事件」的經過按時間順序,逐篇做了回顧。特別是王秋蓉斷言,陳恆寶生不敢起訴控告她,更是讓事件的模糊性變的非常清晰。面對這樣一個重大控訴,如果事件是假的,正常人會選擇起訴控告王秋蓉造謠污蔑;如果不敢控告,那就證明事實已經存在,而怕與王秋蓉面駁於公堂,走投無路之下只能選擇「默認」了。不存在第三種情況。這是顯而易見的實情。

「王秋蓉事件」的真實性已毋容置疑。但抱持「盲同妖思維模式」的「恆生邪教派弟子」不這麼認為,他們聽信陳妖的主導,受其強詞迷惑而認為,王秋蓉是受人指使或控制或恐嚇才會「不顧名節」的誣陷陳恆寶生;他們認為,從王秋蓉發佈在朋友圈的許多內容說明她是快樂的,而並不像是「被強姦被性侵」;他們認為,王秋蓉是忘恩負義的,為了得到「傳大法」而忘記了陳恆寶生夫婦曾經有恩於她……這就是「恆生派弟子」在妖骨本相主導下生成出的思考問題的角度。也讓人想起了蘇東坡與佛印大師關於「像佛還是像狗屎」的禪機對話公案。真是自己心裡有什麼所看世界就是什麼。

只可惜,王秋蓉在《真相背後另有真相》一文中幾句話就讓他們的詭辯原形畢露。王秋蓉說「你們不是我又怎麼會知道我經歷的過程呢?」「你們永遠無法理解一個女人被男人踐踏後的無助,你們也永遠無法理解我長期被人精神監控的痛苦」「你們真是很可笑。如果一個人發在社交媒體上的內容都是她內心的真實世界,那就不會有‘強顏歡笑’的詞句也不會有‘淚往心裡吞’的難言之隱了。」

撇開陳恆寶生對王秋蓉下藥強姦、八年性奴的惡劣性、禽獸性不說,那些細節是要等到王秋蓉與陳恆寶生對簿公堂,出示重要證據後自然真相大白。現在退一萬步來說,僅就「陳妖寶生威逼王秋蓉與之存在不正當性關係長達八年」這一事實,至少說明陳寶生持續八年犯邪淫戒吧?犯下重戒邪淫的人是佛教上師嗎?

想想吧,一個持續8年之久的破戒之人有資格為人師嗎?他們追隨的是邪惡色狼!拉珍聖德在最新文章《闡提陳恆寶生詐騙集團罪大無邊——將牽連其跟隨者遭連帶厄運》一文的開頭就引用《大智度論》嚴規已經說的很明確了,可以點擊上面鏈接查看詳情。

更何況,陳恆寶生的劣跡何止只是犯邪淫戒哦,從最基礎的五戒開始,到三聚淨戒,到密乘十四根本戒,到三昧耶戒,到修泥丸道果法的相關戒律,陳恆寶生無一不犯,更重要的是,陳恆寶生及其親信弟子「毀佛像、辱佛陀、搗壞佛書、謗佛法、抗佛經、欺師滅祖、立邪教、騙色騙財、欺詐眾生且無慚無愧不知悔改」,已經是鐵板釘釘的「百分百的五逆闡提重罪」。戒律規定,跟隨之人同擔罪業。

只可憐那些「盲同妖思維」的恆生邪教派弟子,猶如被灌了「迷魂湯」,猶如邪魔附體,對一切事實真相都視若無睹。他們對陳恆寶生不通經教,犯五逆闡提重罪等等諸多劣跡和鐵證事實,對陳恆寶生謗佛誹聖的種種低劣妄語,視若無睹,自己做「睜眼瞎」還不知道,自己已經違背「菩薩必須具備五明」 的佛經規定還不知道,而反之牢牢認定陳恆寶生是聖者,是大菩薩,是被陷害的。

他們忘記了陳妖寶生曾暗示弟子,自己是「未來的獅子吼佛」,是大菩薩再來的妄語和未證言證,實際卻是凡夫充聖,沒有一點聖人智慧,「五明」中連一明都不具。猶如佛弟子宗正已經在《原 則 的 奉 告 ——為什麼你們沒有資格得到勝解?》文中明確說了,既然陳恆寶生以大菩薩自居,就必然有聖智慧,如果誤會他了,很簡單,那他就把「一石橫驕」的百分之一做出來,證明自己具有聖智慧嘛!宗正已經公開承諾了,只要雕出百分之一,就承認陳妖寶生是大菩薩,說什麼都算數。為什麼陳妖就是不敢去做呢?

他們忘記了陳妖寶生是經律論白痴,100題只考到18.5分,47題一句也答不出來,連普通佛教徒都不如,否則為什麼他們的「恆生師父」不敢在視頻上公開申請公佈他的親筆答卷呢?

他們忘記了只要他們的「恆生師父」單手把80斤的杵舉過肩上供,就一切都認可他了。這麼簡單輕而易舉就能完成的事,「恆生師父」為什麼就不敢做呢?這不就是體力虛弱凡夫虛殼的身體嗎?還冒稱什麼有金剛力呢?「師父」他才62歲就衰竭得如此虛弱,說明本就是個虛殘不健康的凡夫。自己的體質都不好,又怎麼能把別人的身體教好,為別人帶來健康長壽無病的生活呢?他們沒有想過,他們上了凡夫假聖人的當!!!

他們忘記了自己曾經參與為災區捐款而善款已被陳妖寶生夫婦侵吞;自己曾為參與陳妖寶生的傳銷事業虧了多少錢乃至賣了房子;也忘記了這麼多年來在明示暗示下,在名目繁多的「供養發心」蠱惑下,究竟有多少白花花的銀子從自己口袋流到了陳妖寶生的口袋;

他們忘記了這麼多年因為陳寶生的誤導給自己帶來生活、工作上的困難,因為每天念誦陳寶生自編的邪惡的《修行者守則》讓自己走向未來因果成熟遭惡報的下場,他們只把自己福報的損減歸罪為自己與上師「三業不相應」,歸罪為自己發心不夠,供養不夠,卻忘記思索自己的這個「上師」為什麼那麼差連80斤都舉不起?為什麼沒有聖智慧連韻雕百分之一都完不成,甚至連做都不敢做?更忘記依照佛陀法音,依照公告,依照「128條知見」去審查一下這個「大寶金剛上師」是真聖還是邪魔?

試想,一個與邪魔「三業相應」的人怎麼可能不損減福慧呢?有恆生弟子說「不對啊,我感覺自己這幾年受用很大啊,改變了很多。」可憐的人啊,你們的受用體現在哪裡呢?難道身體變好點,錢多賺一些,能搬弄幾句佛教名詞就是佛法的受用嗎?

凡有正知見者都知道,學佛修行的一切受用都是為了累積能今生成就解脫的福慧資糧,而真正的佛弟子想要的是能利益於解脫的受用,是種利他的的解脫因種,並不是獲得助長私慾的世間福報享用,因為個人利養的世間福報「受色所屬,蘊體落於貪著,為輪回種因。」,否則釋迦摩尼佛就不會放棄福報豐足的王位去辛苦修行,求證菩提了。而佛教中最重要的一點說到:不求人天福報,但求自覺覺他。

「恆生邪教派弟子」中除一些骨幹孽徒本身就是與陳恆寶生同屬妖魔再來外,而大部分弟子的問題就出在,狹隘的把猶如夢幻泡影的世間福報當成瞭解脫成聖的福資糧,「認常見為實有非幻」,處在與釋迦佛背道的邪幻中,問題還出在,他們學佛的初心不是真的為瞭解脫,而是為了求福報求加持,因此他們才會上魔的當,才會被陳恆寶生的虛假外表所迷惑而迷信陳妖會加持他們漲福報,才會被陳恆寶生所謂「帶你們增長福慧」的鬼話所誆騙而迷失於正道而步入邪魔之道。

試想,陳恆寶生他自己都要靠欺騙弟子的錢財供養來生活,他有什麼本事幫助弟子賺錢漲福報呢?他所謂的「加持」無非是拉弟子參與他的傳銷生意,把低價進貨的貼牌產品高價賣給弟子,再通過弟子非法傳銷出去罷了,如十幾元一瓶的諾達康他賣給弟子一千多元一瓶。

而這些弟子在一個考試只考了18.5分的所謂「大寶金剛上師」那裡學來的所謂經教理論更是如「糞坑里的石頭——既臭又硬」。

說他們「臭」,是因為他們的文章一出來就被抓住,招來噼里啪啦一頓打,逐篇逐句被聖德高僧大德等正信佛弟子們批駁的體無完膚,一無是處。

說他們「硬」,是因為聖德、大德、佛弟子們以真正菩提心寫了那麼多教化的、揭露的、辨理的、批駁的,勸導的、自述的文章,他們視若無睹,不看、或不敢看、或以惡意歪曲心,斷章取義心、固執己見心來看,而牢牢認定這些文論都是在攻擊、辱罵,有失佛弟子的慈悲,他們那裡懂得什麼才是真慈悲啊,他們忘記了瑪爾巴大師對米勒日巴祖師的言行,難道也是不慈悲嗎?而另一方面,他們對楊宏雷、王美英、谷雪瑩、龍平、鐘放、吳愛桃,莫雪花、張翠芳等等骨幹孽畜之徒的邪魔歪論,闡提惡行卻大肆追捧,在公眾號、微信群、朋友圈轉發以楊宏雷為首所寫的那些已犯五逆闡提重罪,邪惡沖天的邪教文章,還以為是「護法」,當然,他們確實在「護法」,他們護的是陳妖寶生的邪魔妖孽之法、謗佛法僧之法、毀壞正法之法、潛行貪欲之法、破佛律儀之法、五逆闡提之法、侵吞善款之法、性侵女徒之法、誆騙眾生之法、用黑礬燈光等魔術把戲詐騙之法、違法用針眼錄像假顯神通之法、毀滅佛書、毀滅諸佛菩薩祖師聖像之法……

這些盲同妖思維者「護法」的結局就是今生獲無盡的痛苦,死後墮阿鼻地獄永無出期,但他們還自認為沒有那麼嚴重。他們犯下的諸多罪惡我今天不一一細說,單說一件事,就惡報不盡了。只憑他們毀滅《多杰羌佛第三世》一書,就會惡報無有窮盡!因為寶書上有包括釋迦牟尼佛、觀世音菩薩在內的諸佛菩薩的聖像聖號,有聖德祖師們的聖像,有高僧大德們的聖像,都被妖孽們毀滅污染,如此惡行都還不惡報的話,還有天理還有因果嗎?大家來說,就憑他們對這一本寶書的毀滅侮辱污染這一條罪,能洗淨嗎?當然不能,因為是闡提罪!

陳妖,你們自己想吧,你們必遭現世惡報和死後無窮的苦報!請問,陳妖現在還是子爵嗎?還能高價賣水機賣諾達康嗎?而楊宏雷過去說的話與現在說的話相互矛盾,這不是明擺著的大騙子,招來人見人唾棄的惡報嗎?這就是現世惡報,已經開始結果了。這不是詛咒誰,而是出現的事實,是他們自己乾的五逆惡罪的闡提因果,開始萌芽了。陳妖的盲同妖們,如果你們再不清醒發深懺悔,趕快離開,你們必將是惡報其中一員,無可救藥了!(未完待續)

 

相關閱讀:陳妖寶生詐騙集團及其邪惡成員的妖骨本相(一)

 

 

轉載自:正法宏開 http://www.zfhk108.com/4324.html

 

本文連結:

漫談妖骨本相主導下的「盲同妖思維模式」 ——陳妖寶生詐騙集團及其邪惡成員的妖骨本相(二)

 

 

http://blog.udn.com/vajratree/108407096

 

其他連結: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http://www.hhdcb3office.org

瑪倉寺 http://www.macangmonastery.org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多杰羌佛第三世   #第三世多杰羌佛佛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獲得世界和平獎  #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收供養  #第三世多杰羌佛返老回春  #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  #第三世多杰羌佛妙諳五明  #佛法 #佛教 #恆生仁波切 #陳寶生 #邪師恆生 #邪師陳寶生 #宗教詐騙 #恆生宗教詐騙 #陳寶生騙財騙色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中壢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