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魂糾纏三十載 ---虔拜羌佛獲解脫---(潘德忠)記實
.
本人現年四十七歲,服務於國內航空界,在十歲左右即跟隨母親信仰天主教,直到今年(八十四年)二月在一個非常好的因緣下,方有機會接觸到正知正見的如來正法,進而感受到佛法的偉大及不可思議。

我本人有一椿惡因果,亦就是人們常說的鬼纏身;受此女鬼糾纏、困擾以及加害合計有三十二年餘,每到夜晚睡覺時,心中即生恐懼。
⋯⋯
在今年的二月十一日晚間九點五十分左右,女鬼在桃園家中又現身給我看;還告訴我她的前世、住址、何方人士等,因她在陰間缺錢用,想向我討點錢用。

我對此感到彷徨無依,意志消沉,對人生感覺了無生趣。第二天即是二月十二日,我在樓下燒完紙錢時,巧遇陳俊川師兄,在我據實告知實情後,陳師兄邀我同去拜見喜饒根登仁波切,進而依止上師。此後女鬼糾纏之情況漸漸改善。

五月中旬在金剛師爺(即第三世多傑羌佛,下同)及上師喜饒根登的承擔以及開示之下,要我弘法利生,多做功德回向,並說如果今後女鬼再來找我,就跟她說宇宙間恩恩怨怨的事情,報來報去沒有什麼意思,也沒有什麼結果的,唯有好好的學習佛法,才能幫助解決我們的問題。

此後我就真心誠意,非常虔誠恭敬的依止上師及金剛師爺,並如法修行,其間更獲得金剛師爺及佛菩薩加持,十分殊勝,更堅定我學習佛法之信心,讓我深深感受到上師、金剛師爺及諸佛菩薩的功德力、威神力是多麼的偉大,我將向各位大德、善知識及師兄弟細說詳情。

民國五十二年一位名叫林玉函的女鬼找到我,我當時知道是很可怕的鬼,她來時首先都會讓我手腳不能動.一感應到她來時即心生恐懼,同時也有另一種感覺,只要眼睛睜開看,即會看到很恐怖的景像,所以我一直不敢見她的真面目,

那年我十四歲我唯一可以抵抗她的是自己的聲帶可以發出一種聲音,睡在旁邊的人聽見了會將我推醒,到十七、八歲時我有了另外一種對抗的方法,我可以集中我的意志力一分鐘左右,即可以讓我的手動,用手打擊牆壁.手受到刺激就可以醒來不再受她控制,

她每次來時除讓我手腳不能動,還控制我的意志及行動,然後整我,全身上下掐我的身體,用她的兩手插我的腋下那是非常疼痛的,她還會吹一種妖風,讓我的耳朵很痛幾乎耳膜都會被吹破了,所以晚上睡覺都要在耳朵裏塞上棉花、衛生紙或蓋上棉被,夏天也不例外,

她絕大部份都是用美色來引誘我、勾引我,只要我有一點邪念,她就會整我直到我被整的受不了時,才會明白是鬼又來加害於我了,我才知道趕快反抗把她趕跑,脫離她對我的控制。

我讀軍校從空軍幼校,直到空軍官校民國六十一年畢業,在此七年間來得稍微少點,大概一、二個月來一次每次來仍然用同樣的方法整我、加害於我。

民國六十三年我在台中結婚,與太太住在屏東,即便是我太太睡在旁邊那女鬼照樣整我,太太有時能聽見我與她講話但不清楚我說話的內容,看不見她也沒感覺,太太知道有一位女鬼經常糾纏及加害於我。

大約在民國六十九年底有一次較為恐怖的經歷,那時我任作戰科訓練官,當班晚上睡在部隊,記得是十二點左右,開著大燈躺在床上幾分鐘,便隱約聽見門外喀喀走路的腳步聲,緊跟著聽見開我紗門的聲音,此時手腳已不能動,眼睛睜開可作小幅度的轉動,看見一團黑影子飄浮進來坐在我的蚊帳上面,

然後由上向下伸出一隻與大腿一般粗大,長滿黑長毛的手,向我抓來,我立刻用聲音及意志力動我的手,當手腳一能動景像即消失,當晚自己一人不敢睡因為太可怕了,我搬至對面與管密碼的士官一起睡,他睡床上,我打地鋪,雖然有蟑螂、螞蟻及老鼠但總比被鬼侵害要好的多。

大約在民國七十一年十月份,她第一次讓我見了她,那是在我無法抗拒的情況下她現了身。那天我出差回來非常疲勞,老婆小孩在客廳看電視,我在臥室開著大燈睡覺(我絕大部時間都是開燈睡不敢關燈)時間是晚上九點半左右我躺在床上,眼睛一閉不到一分鐘,還未入睡手腳就不能動了,但眼睛還可以睜開一眼看見她站在床沿邊對著我微笑,非常漂亮貌如仙女,穿短袖花格子祺袍,

當時我不能動,她坐在我旁邊,她彎下腰和我接吻,我發現她沒有門牙,我用左手勾她脖子,被她頭髮上之發鐕紮到我手背內側,因被刺痛,一下子醒來恢復知覺,手腳就能動,她馬上消失,嚇的我一身冷汗,以前我總是安慰自己,認為是身體虛弱而出現的幻覺或假像,總是強行幫自己解釋這是假的這是假的,聊以自慰,從這天后我才真的明白硬是有鬼糾纏著我了。

從此我決心只要我感應到她來,就集中意志力反抗,不讓她現身,這幾年間她仍然不定期一兩個禮拜或個把月找我一次,民國七十八年我從屏東搬到桃園,她照樣來,我到那裏她就跟到那裏,

從七十九年至八十二年期間,我找過天主教的神父、道教的道士及自稱開天眼的通靈人士,請他們幫我解決我的問題,但都沒有結果,天主教神父畫十字降褔予我,執事在我耳後敷上神油、念天主經、聖母經、道教的乩童聲稱可以溝通,並瞭解到是什麼冤仇,然後要我把她娶回來辦個喜事,之後再辦個喪事超渡她,要花很大一筆錢回老家清水做法事,

但我老婆不同意,說我怎麼可以娶個鬼回家呢!你娶她我就走,一個人怎麼迷信到這種程度,這事因此而沒做成,因為我非常尊重我的老婆。

通靈人士做了一個法後說女鬼已被聖母高高興興的帶走了,誰知道過幾天她又來了,繼續糾纏我。

民國八十四年二月十一日晚上,老婆小孩也是在客廳,我開著大燈在臥房裏,時間大概是九點三十分,我躺下二十分鐘左右,她來了讓我看到她,當時是老家的境像,我睡在台中清水老家臥房裏,

她現女鬼相,並告訴我說:“我的名字叫林玉函”,一字一句講的很清楚,“我住在花蓮市,花蓮港旁邊的一個小漁村,是阿美族人(原住民),你都會給人家錢,為什麼不給我錢”。

我平時在七月半、初一或十五偶而燒一點錢紙給先父、叔叔等,講完後我看見她還有不少朋友,男男女女十幾個在我家進出,我集中意志動我的右手之後手腳就能動了,立刻叫老婆進房,告訴她女鬼又來了,問我要錢你說怎麼辦,我老婆兩眼瞪著我,沒有講話沒理我就出去了,然後我馬上記下林玉函的名字及地址,

第二天我老婆為了我的心願,不過分為難我,希望我心情好一點少一點壓力,仍幫我買了兩份錢紙(父親的紙錢是她主動買的)因為我心裏很明白,老婆很反對燒錢紙給女鬼,所以她堅持先燒錢紙給先父,然後順便了我的心願,所以同意給女鬼燒點錢紙,我們先是在家裏為先父燒錢紙,之後老婆堅持不准我在家裏為女鬼燒,

她對我說你不能隨便同意她要什麼就給什麼,將來她會需索無度的,你將來的日子會過的很慘很可怕,你目前正當的做法是應讓多做點善事而且不是嘴巴念是要實際去做,好好修行可能還可以解決你一點問題,給你一點幫助。

但我還不太甘心,心想在家裏燒多方便啊!但太太一定要我拿出去燒,絕對不准在家裏燒,我熬不過她,只好尊重她的意見拿著紙錢在大樓的一根柱子下燒,快燒完準備收鐵桶時,正好碰上陳俊川先生來騎摩托車(他車子停在鐵桶旁邊)準備到喜饒根登上師的道場去,他就問我:“你在幹什麼?”我居然毫不隱瞞地告訴他實情,而我們平日僅是點頭之交而已。

他聽後十分關切的告訴我:“來來我帶你去見我的老師,我的老師可能會解決你的問題。”我即刻回家告訴太太,陳先生希望我們一起去,太太歡切的回答:“好嘛!走”我們就一起到老師桃園蘆竹的道場,喜饒根登上師正好在,

陳俊川先生向們介紹所有佛相和菩薩相,然後又放映了喜饒根登上師主壇的觀世音菩薩大悲加持法會的實況錄影帶,我當時感到非常殊勝及不可思議。

下午三點多鐘陳俊川先生大致把我的情況報告給老師,老師觀想以後決定兩天后為我傳法後來老師開示,由於我職業是客機正駕駛關係。

如果不趕快救我、度我的話倘若有朝一日因緣成熟丟了我個人小命不說連帶又害了一飛機乘客以及地面上無數眾生的生命,那真是人間慘劇,多麼可怕啊!後來我才明白這完全是我們上師的慈悲啊!

二月十四日下午正式拜師,喜饒根登上師慈悲為我加持、傳法,給了我受用論、上師五十頌、藏密真經,督促要我每日詳讀並儘快讀完,我謹遵上師指示很快讀完這些書,對一般佛理有了粗略的瞭解。

我平日生活就很正常,皈依上師三寶後更加嚴格律己、遵守佛法的戒律每日必留時間做功課,上師指示身、口、意、戒、定、慧及我們最基本的四無量心要做好才能三業相應,大約二月二十六日清晨三點多鐘得到了師爺的加持,我什麼事都請示,上師叫我不要起歡喜心、不要執著要如法修行,

四月二十二日我在美國德州接受模擬機飛行訓練,當天晚上女鬼又來引誘我,我竟然定力不夠被她誘惑住了,與她親熱了幾秒鐘,然後我突然覺得身為佛門弟子,有這種不正常的邪淫想法和觀念都是犯戒的,我馬上就念六字大明咒全部境像立刻消除,我立刻下床對著窗外行大禮拜、發懺悔心,請上師、師爺以及觀世音菩薩加持,以增加觀想定力來消除邪念,並持六字大明咒一個小時,

第二天中午休息,外邊大太陽,我躺在床上眼一閉佛法加持力立即通遍全身,十分殊勝使我非常感動,更增強我學習佛法的信心。

四月二十七日我返回臺灣,下午到上師處求教,報告在美國的情形,並求教是誰賜予我的加持,上師回答:“你們師爺給你加持的,你們師爺講過,只要是喜饒根登的弟子其心是誠意學佛法,誠心的求,你們師爺是有求必應的”,

自從上師傳法以後,女鬼還來找我五、六次,每次只要感覺到她來就念六字大明咒,她立刻消失我的手腳就能動,於五月七日師爺到臺灣後在十四、十五、十六日連續三個晚上均十點多鐘就來找我,我同樣念六字大明咒她立即消失,

十七日未來、十八日我隨上師、師爺到日月潭住中信賓館,晚上十一點左右她又來了,我念六字大明咒她不走,後來我又很自然的念師爺法號她還是不走,我接著就觀想師爺的法相,在沒有觀想到之前她不走,當我觀想清楚師爺的法相時,她馬上消失,隨後我也就睡的很安穩,

第二天十九日早晨四點我就醒了出去走一走,到警衛處要了白紙一張,因我覺得事態嚴重,我要很正式地將這件事寫下來,將經過以書面報告呈給上師,在寫之前我做了一小時功課,大約在七點過後我才寫完報告,陳俊川師兄正做大禮拜跟著念心經和六字大明咒,我在一旁讀自己寫的報告,

看到第二遍尾段時,我突然放聲痛哭一點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然後躲到洗手間又痛哭一場,心中害怕莫明趕快求陳師兄快穿好衣服陪我去見老師,求老師救我,當老師開門,一看到老師我又跪在地上痛哭一場,把寫好的報告頂在頭上呈給老師求老師救我,

上師很快將我帶到師爺房間裏求師爺,我跪在師爺面前簡短地把女鬼糾纏我的事向師爺報告,只見師爺閉一下眼就說:“我知道了晚上給你們開示”。

五月十九日晚我們住谷關龍谷飯店,師爺把我的遭遇向大家開示,告訴我們這是冤魂,講了很多以往因果事蹟,並將冤魂糾纏我三十多年的狀況簡短如實的錄了音。

師爺說我的這件事是個惡因果但不見得是壞事,師爺告訴大家會幫我把這件事辦理好的,要我放心並告訴我:﹁如果她再來找我就告訴她,要她好好的學習佛法,宇宙間恩恩怨怨的事情報來報去沒什麼結果也沒有什麼意思的﹂。

二十日白天整日趕行程因中橫公路山崩改走西線到花蓮,二十一日清晨我們住花蓮美倫飯店,於早晨二點四十二分陳師兄正在洗澡,我因為很累就先睡了,大燈亮著的,她又來了以往她來時只要感應到了心裏就很恐懼,

這次她來我卻面帶笑容問她:“你來啦”她沒講話我就依照師爺告訴我的話轉告予她,三十多年來我就從來沒有聽到過她那麼謙虛那麼客氣的口吻跟我講話,她對著我的耳朵邊輕聲的講:“是的,是的。”

連講兩次,然後我問她:“往後你還會來找我嗎?”她回答:“我還來找你幹什麼我不找你了,但是今晚我還要來一次,我有些事情要跟你講,說完了我就會走了”。

早上八點多鐘我把清晨的事報告了上師,並在師爺房間我又將此事如實錄了音,二十一日晚上我們住台東老爺酒店,大約晚上十一點三十分左右她果真誠實地又來了,我仍然面帶笑容與她對話:“你是女生還是男生。”她馬上顯現一個面孔笑的對著我,距我眼睛大約十五公分,我發現是個中性面孔不知是男或是女,

然後我又問她:“我們累世到底是什麼因果你如此糾纏我,請把原因告訴我。

”她說:“在很多,很多年以前,我們為了爭吃一顆桃子,我們打架。”我追問說:“你結果怎麼樣有沒有被我打死?”她一句話都不吭,我話鋒一轉“你答應過我你要好生學佛法,宇宙間所有的佛陀和菩薩都做了見證如果你不好好學佛法就會墮入十八層地獄永世不得超生”,她很謙虛客氣的說:“會的,我會的。

”我感覺到她慢慢在遠離我了,我就吼她說:“你給我站住,你別走,我們之間的冤債因緣你還沒有講清楚。”但她還是一聲不吭的離開了。

後來我早上醒來,我覺得她一直未將原因告訴我,是她對我發了慈悲心,怕我往後有生之年修行佛法時會產生牽掛及障礙,影響我的成就,她的行為使我非常感動及內疚並讓我生起了慚愧心,我成就了,她的功德也不可磨滅。

我對她內心的德品非常欣佩,我更認識到佛法的真諦眾生平等,冤親平等。

我感到我們能成為一個人是很可貴也很幸運的了,應該好好做到慈悲喜舍四無量心,一個鬼都能對一個曾經加害於她對不起她的人產生慈悲心,我們人比鬼高幾等!

如果做不到四無量心的話就連鬼也不如了。如果我們看到人家有成就,成就比我們好,我們不能起嫉妒心、嗔恨心,要將他們的成功成就當成自己成功成就一樣生起歡喜心,別人有困難有痛苦要儘快伸出援手幫助他們就如同幫助自己親人一樣發四無量心。

以上由我個人事蹟使我產生了兩個心得感想。

第一:

天底下萬事萬物均脫離不了因果,如果你種善因必得褔報;種惡因必得惡報,有人現世報有人來世報有人是累世報,你欠她一斤必還十六兩,一兩也少不得的因果關係是千真萬確是非常可怕的,我奉勸諸位要諸惡莫做,眾善奉行,將來必得褔報。

第二:

我深深覺得佛法博大精深浩瀚無邊,佛法能解決及幫助眾生一切問題,一個女鬼我想留她都留不住,她感到時間可貴要去學佛法了,我願與諸位先進、前輩及各位兄弟姊妹同勉,趁著我們還擁有非常可貴的有生之年時好好依止上師如法修行一起得大成就。

最後我要感謝我的上師喜饒根登仁波且及嘎丹赤巴羊我益智雲高金剛師爺救命之恩。

以上有關我個人事蹟如果是我假造的我願入地獄,得惡報,終生不得成就,是事實我願將我所獲得的功德全部回向給法界眾生,

南無阿彌陀佛。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中壢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