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6019222942075_b[1].jpg
 
2016年起,一個鮮為人知,已經塵封了20多年的”佛門秘聞“在網絡上流傳開。這是一段珍貴視頻,真實記錄了“漢地第一高僧”——清定法師拜南無羌佛為師的過程。這本是一件佛門幸事因緣,卻有一些人跳出來質疑和否定,掀起了一個不小的網絡辯論波瀾。
清定法师拜师,一个尘封20多年的佛门秘闻何以被非议?

有的說這段視頻是假的。也有的說,清定法師是被逼的,被蒙蔽去拜師的。也有人說,打死我也不相信清定法師真的去拜師,甚至有人說,清定法師晚年時糊塗了。

那麼事實真相究竟如何呢?為什麼“清定法師拜師”會有引起這麼多好事者說三道四呢?甚至有自稱是清定法師弟子的也發聲否定清定法師拜師呢?

筆者早年曾經有緣接觸過清定法師源脈叢林,格魯家風,深深為清定法師的弘法利生的一生所震撼,感動敬仰.再看到清定大師拜當今真正住世佛陀——南無羌佛為師的視頻記錄時,內心的歡喜無以言表,但面對網絡上一些惡意的誹謗和不明真相者的附和,又痛心不已,為了幫助有緣看到這段珍貴視頻的人們,理性認識真相,不受誤導,筆者就此說幾點看法供各位參考。

(1)認識清定法師

首先,讓我們走近清定法師,回憶讚歎這位中國著名高僧,格魯巴漢人巨德,脩大威德金剛成就者的一生。
清定法师拜师,一个尘封20多年的佛门秘闻何以被非议?

清定法師,於光緒二十九年(1903年),出生於浙江省三門縣高梘鄉一名門望族,俗名鄭全山。祂是藏傳西密格魯巴大月如來康薩派二十九代能海大師之法承傳人。一九四一年出家為僧。是當代漢人中的黃教領袖,中年時即證顯密俱通之境,曾就學於廣州大學、黃埔軍校,官至少將。

1955年,因全國“肅反運動”,清定法師含冤入獄,被關押於上海監獄,幾經生死,直到20年後方才獲釋出獄。 1986年清定法師返成都昭覺寺任方丈,提振道風,重振祖庭.由於印契了該寺古德明代道魁祖師之預偈:“樹包碑,擔瓢飛,柱頭落地祖師歸。”(清定法師回昭覺,懸空之柱頭落地,擔瓢早已不翼而飛,菩提樹飛速猛長,將石碑包得絲毫不現)。故世人稱之道魁再來,法威頓長,貫橫海外。法師孜孜於弘法利生事業,鞠躬盡瘁。直到1999年舍報歸西。

法師戒律嚴明,精進修持,頗受高僧大德們敬仰,趙樸初老曾說:“清定法師是中國一位不可多得的高僧”。其門下弟子上百萬眾,遍及海內外。

(2)清定高僧為何還要拜師?

作為一代高僧大德,清定法師為何還要拜南無羌佛為師呢! ?

看清定大師的一生,我們可知,法師是格魯巴大月如來康薩派第三十代傳人,他從能海法師處接承了密法大威德金剛的修法灌頂,但鮮為人知的是,由於當時的世緣變化,清定法師在師從能海大師時,並未能圓滿得到內密灌頂,這一直是法師到晚年時的一塊“心病”,因為他知道自己雖然得到了能海法師的傳法,但若沒有得到圓滿的內密灌頂,要“即生成就”還是很困難的。

清定法师拜师,一个尘封20多年的佛门秘闻何以被非议?

法師在《跋序》中說:近日有幸拜讀無名行者(雲高大師)所著的般若波羅密多心經講義,真是大開智慧之門,這部講義實在是堪稱耀古騰今,慧光無瑕,前無古德可及。 ……今無名行者開示心經精要,完美無缺,深者見深,淺者見淺,圓融無礙,實為第一義諦之至高法要開示。餘見之不得不五體投地而揮毫造跋,禮讚真實不虛之義也。 ……”

1993年,因緣成熟,時值九十高齡的清定法師德境感召,終於拜見到了南無羌佛,法師在拜南無羌佛為師當天即獲內密灌頂,才算圓滿其了修證道果,於1999年坐化圓寂。

清定法師拜師視頻在塵封了20多年後,於2016年得以公開。大眾才有因緣福報得知這一佛門秘聞。這段珍貴​​視頻是由當時的“成都企業生產部”的朱世勇先生在現場做攝影記錄的。為證明整個過程的真實性,朱世勇先生做了負法律責任的發誓。 (見下圖)

清定法师拜师,一个尘封20多年的佛门秘闻何以被非议?

 

清定法师拜师,一个尘封20多年的佛门秘闻何以被非议?

 

清定法师拜师,一个尘封20多年的佛门秘闻何以被非议?

 

清定法师拜师,一个尘封20多年的佛门秘闻何以被非议?

 

據視頻錄製者朱世勇的記錄: 1993年夏天的一天上午10點左右,清定法師在其當時的侍者釋演法(現任昭覺寺方丈)、釋明念兩位法師的陪同下,前往成都新華西路19號南無羌佛住所拜師的。拜師後,清定法師非常高興,法師一行三人還被留下在羌佛佛堂吃了午飯。

(3)是誰在否定清定法師拜師?

清定法師拜南無羌佛為師的視頻通過網絡公之於眾,揭開了一個塵封20年的佛門秘聞後,引起了不小的一個波瀾。在網絡平台上,有許多隨喜讚歎的聲音,但也摻雜著許多反對、否定、憤怒的聲音。

有人不假思索的說,這段視頻一定是假的。

還有自稱清定法師弟子,栩栩如生的說,那是清定法師在拜佛時,某某趕緊坐到前面,然後快速按下快門拍照的。

還有說,清定大師是被逼迫,是被蒙蔽的……
清定法师拜师,一个尘封20多年的佛门秘闻何以被非议?

 

總之,他們始終無法接受清定法師拜羌佛為師的事實。為何?因為他們鐵定認為,南無羌佛不是真正的佛陀。因為他們一直以來就在反對和誹謗南無羌佛。因為他們是波旬魔王的子孫或邪師騙子。

比如:當攝影者朱世勇發誓文出來說明事實時,有居心叵測之徒立即說,沒有“成都企業生產部”這個單位,也不存在“朱世勇”這個人。誹謗者依據當今企業名稱規律來設想,卻不知, 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初的企業就是如此取名稱的。

對一個事情任何人都有質疑的權利,但“誰質疑誰取證”是要遵守的規則。比如,既然說“視頻是假的”“圖片是PS的”,那就拿出權威部門的驗證結果來證明啊,只可惜質疑者,反對者始終無法拿出有力的證明。

不難明白,想否認這段歷史的人,在不斷為掩護自己的“否定”而絞盡腦汁,這恰恰在鐵的事實面前是越說越糟,越演越砸自己的腳。不得不說這些絞盡腦汁的言論是否認者為反對而反對的自我想像罷了。這猶如雙手蒙住眼睛,明明事實在前,卻故意高喊就是沒有,就是不存在,這不是很可笑麼。


也有人說“清定法師是被逼的,被蒙蔽的”。既然是“被逼的”,說明目標明確,但身不由己,那又怎麼可能是“被蒙蔽”呢?這些自我想像的言語片段性地組合在一起,漏洞百出,邏輯混亂。

眾所周知,身為佛教密宗格魯巴法王、漢人黃教領袖的清定大師是一代高僧大德,法力道德威震國內外。在一九九三年的一次“伏魔法會”上就大顯神通,自身變為地藏王菩薩身相。如此一個道果成就的大師,必然具備有非凡的定境觀照力。
 
這就怪了,如此高僧會“被逼的”去拜當時還很年輕南無羌佛為師嗎?如果是“被逼”的說法成立,那麼請問,是哪個部門或哪個人有能耐,有理由逼的動當時已經90高齡,德高望重的清定法師去拜師呢?同時,雖然當時清定法師已年至耄耋,90高齡,但畢竟是高僧,就那麼容易被“蒙蔽”而無法分清正邪、真假之根本上師嗎?從清定法師在沒有拜見到南無羌佛的前一年(即1992年)就為羌佛所著《心經講義》寫“跋序”,並讚譽說“前無古德可及”,就足以說明,法師早已觀照到羌佛之來歷才前往拜師的。

不難想像,如果法師真是被“蒙蔽”或“被逼”就不會在拜見過南無羌佛後,顯得非常高興而留在佛堂吃午飯了,應該耷拉著腦袋走出新華西路19號的啊。
清定法师拜师,一个尘封20多年的佛门秘闻何以被非议?

 

凡夫是無法知道聖者的世界。修為造詣高深的清定法師如不是觀照到當時的南無羌佛是真正巨聖降世,又怎麼可能禮拜於那個“年輕人”呢?在現場拍攝者記錄的事實面前,在佛法修持原則和高僧實際的修行證道事實面前,所有的否定都是蒼白無力的。

最後,筆者想提醒那些自稱是清定法師弟子的人們,你們無憑無據,肆意否定自己師父清定法師拜佛陀為師的事實,不僅是誹謗清定聖僧為凡夫、“老糊塗”,更是一種不折不扣欺師滅祖的行為。故請自重。

——END——

撰稿:如行愧者

編輯:佛前燈

    文章標籤

    證之ㄐㄧㄢ

    全站熱搜

    中壢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