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大千的《荷塘野趣》曾代表“古今畫荷登峰之作”,為什麼被 《墨荷》超越了呢?

 
 
張大千是世界畫壇的巨匠,被尊稱為“五百年一大千”,可見其藝術地位之高。他的畫有非常鮮明的藝術特徵,既有“吳門畫派”的工細溫潤、婉約典雅,又兼具八大山人、石濤等名家的粗獷、冷峻,還頗有幾分出世的情懷。
 
張大千自稱是石濤的再生。他遵循石濤“搜盡奇山打草稿”的精神,踏遍名山,從而豐富了畫作的底蘊。在吸收眾家之長後,他又創造了“潑彩畫法”,成為此一畫法的開山鼻祖。更為稱道的是他“仿今超古”。他的仿今功夫甚至於讓眾人誤判。當年,張大千模仿嶺南畫派創始人高劍父的畫作。高劍父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驚歎如果不是自己親見其仿,一定會以為是自己所畫。這足以說明張大千的畫藝之高。
 
眾所周知,張大千所畫的荷花被譽為“大千荷”,在拍賣市場上極受歡迎,價格屢創新高。其中,《荷塘野趣》四屏通景尤為突出,它在2013年香港佳士得春拍會上,以 8051萬港元成交,轟動世界。
 
張大千的《荷塘野趣》曾代表“古今畫荷登峰之作”,為什麼被 《墨荷》超越了呢?
 
 
正當人們讚歎張大千的荷花畫作“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時, 2015322的紐約貞觀春季拍賣會上,一幅《墨荷》以1650萬美金的拍賣價而馳名中外,遠超“大千荷”,成為人類歷史上的至高藝術瑰寶。這也是古今荷花題材畫作拍出的最高價。《墨荷》的作者是世界佛教最高領袖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據瞭解,這次春拍,蘇富比、佳士得、貞觀等拍賣所拍出的所有畫作中,唯有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墨荷》奪冠。
 
張大千的《荷塘野趣》曾代表“古今畫荷登峰之作”,為什麼被 《墨荷》超越了呢?
 
 
 
張大千曾與畢卡索並稱“東張西畢”。然而,曾代表“古今畫荷登峰之作”的《荷塘野趣》為什麼被 《墨荷》超越了呢?難道是收藏家的追捧嗎?
 
我們先略窺一下張大千的藝術特點。其畫作手法以沒骨(中國畫技法名)、寫意或潑墨潑彩為主,尤以潑彩半抽象手法居多。其畫作兼顧了繪畫與書法的象形關係,以正、草、篆、隸四種筆法,融于荷花的枝、葉、幹、瓣中,使荷花形態各異,在風、晴、雨、露中更顯清雅不俗。正所謂“風吹荷葉十八變”,令人神往。
 
與其他畫家相比,張大千的確高出一籌。可是其畫作執於實物本身,著於畫技與畫術,雖寫意卻不見悠然。因此,無論他採用各種手法,但仍未脫俗立境,還是“見山是山”的境界,仍屬凡作之筆。
 
然而,羌佛畫作之《墨荷》,真可謂“滿幅狼藉破筆兮,奇哉兮妙境怡情”。其意境出自天然,筆法不著凡義,雖看似破筆狼藉,實則筆法老辣厚道、墨色神工、行墨連綿而氣韻暢達,濃墨與色彩相間,渾然一體,自然顯荷花出污泥而不染之意境悠然。
 
羌佛的落款更是龍蛇走筆,雅似浮雲飄冉,健如龍躍天門,脫盡凡世俗塵。從整幅畫看,筆墨章法皆達登峰造極之境,前無古人可及,後無來者可追,實令人歎為觀止。
 
細細品來,《墨荷》的境界既格高境大、氣韻靈動、妙境怡情,又於雄渾樸拙中顯清靜無為、超然世外之韻,表達了出世間的真諦,是佛法五明之一工巧明的展顯,令觀者自入“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見山還是山”的境界。所以兩者對比頓見高下,讓人一目了然。
 
 
 
/東山
 

本文連結:張大千的《荷塘野趣》曾代表“古今畫荷登峰之作”,為什麼被 《墨荷》超越了呢?

其他連結: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http://www.hhdcb3office.org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臉書 https://m.facebook.com/hhdcb3office/
                   瑪倉寺 http://www.macangmonastery.org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多杰羌佛第三世   #第三世多杰羌佛佛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獲得世界和平獎  #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收供養  #第三世多杰羌佛返老回春  #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  #第三世多杰羌佛妙諳五明 #第三世多杰羌佛#南無觀世音菩薩#加持#瑪倉寺#H.H.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日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

 

 

    文章標籤

    藝術

    全站熱搜

    中壢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