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佛是迷信嗎?---除夕,除去了我的固執和所知障

0006019267201837_b[1].jpg

今年的除夕夜,我和父母、大哥大嫂應邀到親家公家一起度過。

親家公全家都是佛化家庭。我們家也差不多,他們都學佛,唯我是“另類“。這兩年來,兩家走動比較多,他們共同語言多是圍繞學佛。也勸我要學佛,但我無法上心,總覺得學佛是迷信。

臨近年關時,親家公就發出邀請:除夕到他家佛堂,一起供燈祈福。

除夕夜,我陪老爹、老媽早早地吃過年夜飯,便在大哥、大嫂的催促下一起前往。

到了親家公家,自然先奔佛堂。我學著親家公的樣子,恭敬地禮拜佛菩薩,在佛前點燃了一盞盞酥油燈。我沒想到就是這盞燈,點亮了我內心的光明。

 

除夕,除去了我的固执和所知障
“你信佛嗎?”平日言談不多的親家公親切地問我。

“不全信。” 我一邊答道一邊暗自思忖,“哼,我才不給他機會勸我學佛呢。免得也和爸媽一樣,老嘮叨學佛的事兒”。

我決定,先拋出一個我長期不解的難題考考他。問道“怎麼證明有靈魂?”

親家公看了看我,反問道“人為什麼會思維?

“有大腦唄。”我毫不猶豫答道。
“人的一切行為都是大腦在支配嗎?那這些由物質組成的大腦又怎麼支配我們的喜怒哀樂呢?是什麼起的作用?”

“思想意識啊,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常識。”

“你說的真好,支配我們喜怒哀樂的,確實是你說的思想意識,也就是通俗說的靈魂。也就是佛教說的靈知心識。”
除夕,除去了我的固执和所知障
啊,思想就是靈魂?我這可是聞所未聞的。再一聯想也對,我們經常說的“淨化靈魂”不就是要我們淨化思想的意思嘛。否定靈魂不就否定思想了嗎?我內心萌動了想繼續了解佛教的慾望。

隨著話題的不斷深入,我們從是否有靈魂,到什麼是六道輪迴,到學佛的最終目的“了生脫死”等問題,親家公一一給我做了解釋。但我無法相信這個世界的人還可以修到“想生就生,想死就死的”地步。這太不符合邏輯和科學了。

親家公拿出手機轉給我一篇文章,標題是“至高佛法再次震撼世界 祿東贊法王生死自由坐化圓寂”。文章說的是,2018年9月20日,南無羌佛座下的祿東贊法王,知道自己何時圓寂,就在圓寂前寫下一個偈語,拜別他的佛陀師父。其中一句震撼住我,“就此落筆離世,墨跡未乾圓寂”。
除夕,除去了我的固执和所知障
親家公說,這個法王早在此圓寂前幾天參加法會的時候就公開宣布自己何時圓寂了,那天果然就是“墨跡未乾圓寂”,坐椅子上圓寂的,許多在場的人證明。

親家公還給我介紹了許多古代、近代一些高僧大德生死自由的公案。他告訴我,為什麼佛法不是迷信而是因果科學。

接著,他給我播放了一盤錄影帶。那是南無羌佛請佛降甘露的錄影帶。
除夕,除去了我的固执和所知障

 

媒體報導“佛降甘露”法會公佈的圖片

當屏幕上出現一位十分莊嚴、慈祥的長老的畫面時,我驚呆了,盯著這位長老慈祥而又威嚴的面容,聆聽著如銅鐘般渾厚的聲音,感覺就像一個四處遊蕩的孩子見到了至親,彷彿聽到了聲聲召喚:“回家吧孩子,別再迷茫了……”

一種委屈與喜悅交織的情感充斥在我的胸中,那些會跳動的甘露怎麼會無中生有地出現在法缽裡?情不自禁的,眼淚刷的一下流了下來。怎麼會這樣?男兒有淚不輕彈!我說不清楚。

此刻,我悔恨自己從前太固執、太頑劣,我慶幸能在親家公家度過除夕夜。我慶幸在佛前點了那盞酥油燈,點亮了我內心的光明。

除夕除夕,除去了我往昔的“自以為是”,除去了我的“逆反心理”,除去了我的“所知障”。決心已定,我要開始學佛了。

紅山枝代筆

本站註:佛弟子修學如來正法的受用文章,其內容可能有若干錯誤,故只有  南無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與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的公告方為最正確的法義

文章來源:今日頭條 佛教新視野https://www.toutiao.com/i6788905181045064196/

文連結:學佛是迷信嗎?---除夕,除去了我的固執和所知障

其他連結: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http://www.hhdcb3office.org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臉書 https://m.facebook.com/hhdcb3office/
                   瑪倉寺 http://www.macangmonastery.org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多杰羌佛第三世   #第三世多杰羌佛佛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獲得世界和平獎  #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收供養  #第三世多杰羌佛返老回春  #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  #第三世多杰羌佛妙諳五明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中壢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