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白天鵝”到“黑烏鴉”,誰偷走了我們的夢想?

OIPFEJZFCOB.jpg

 

“每個女孩小時候都夢想自己是白天鵝,但夢醒時卻發現自己只是黑烏鴉。”

這是日本悲劇電影《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中一句經典台詞。這部電影展現了一個充滿夢想,可愛純真的小女孩——女主角松子,從渴望愛、渴望被愛到坎坷曲折,最終被一群社會少年亂棍打死的悲慘一生。

多年前,看罷這部電影,我只能用“只是電影情節罷了”來淡化內心的傷感,而後繼續自己平凡而忙碌的生活。而今,經過歲月同樣無情的滌蕩後,我真正體會到了人生的戲劇化。
从“白天鹅”到“黑乌鸦”,谁偷走了我们的梦想?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臨近年關,一如往常的下班。推開房門,清冷與孤獨感撲面而來。快要被孤寂感碾碎時,忍不住打開微信與媽媽發起了視頻,此時最想聽的是家人的聲音。
視頻通了,鏡頭對面的爸媽開心地看著我笑,一如既往地問工作,問身體,問戀情。

是的,在2020年就踏入28周歲的我,催婚的壓力自然如猛獸般襲來。媽媽說已經安排好了人選等著我春節回家相親。內心哭笑不得,此時又真害怕回家。

談及婚嫁,不由想到媽媽店鋪旁邊兩個鄰居女孩。她們是我的“發小”,因年齡相仿,我們三人時常玩在一起,我們都曾經是那個“夢想成為白天鵝”的小女孩。當媽媽告訴我一切時,我才如夢初醒,原來我們還都是黑烏鴉。

(2)

我的“發小”女孩,一個叫小露,一個叫小慧。

小露是個很有個性的女孩,不僅長相白皙漂亮,身高也比我們高一截。特別是她家底富裕,那裝修精緻的家總讓我心生羨慕。我們時常在她家玩耍。

而小慧則是很普通,也很嬌小。後來隨著初中高中學業的日益繁重,我們也漸行漸遠。我一頭埋進學習,立志考到上海讀大學,夢想將有個像小露那樣的豪宅。自然也不再有心思去關注“發小”的變化。

2009年,我終於如願以償考進上海一所師大。畢業後就在上海工作。直到兩年前在家鄉縣醫院看小病時,偶然看見了一個相貌嬌美妝容精緻但又有些眼熟的小護士,但一閃而過也就沒有放在心上。日後也再沒見到過她。
 
媽媽說,小露後來考上了家鄉的專科學校,畢業後,給她在縣醫院工作,但做一段時間護士後又不想做。後來結婚,又離婚。也許就是因為她個性太強的原因吧。

而小慧後來考上了家鄉的一所藝校學美術。回到老家小縣城後也沒找到好工作。後來經人介紹,嫁給了一個農村男人,育了兩個孩子,但夫妻二人目前沒有固定工作,生活過的十分拮据。

聽媽媽如此說,我的內心一陣難過。兒時的我們定是預料不到日後各自的遭遇吧。明明都懷揣著變成白天鵝的夢,為什麼成人後卻一個個變成了被生活蹂躪到不堪的失敗者?
从“白天鹅”到“黑乌鸦”,谁偷走了我们的梦想?

图片来源于网络

(3)

與“發小”小露、小慧相比,似乎我是最​​幸運的那個,根本談不上什麼失敗與困苦。

是啊,大學生,上海大城市,白領,月入萬元....這一切在他人,尤其家鄉人的眼裡是那樣的美滿,令人生羨,宛如自己已經實現了“白天鵝之夢” 。

可是,在“白天鵝”的表像下,我這個實際上的“黑烏鴉”的酸楚與磨難是無法想像的呢。走在上海霓虹燈下,都市的繁華與我沒有半毛錢關係。

記得,剛畢業時,在幾平米天地的陰冷潮濕的群租房裡蝸居,睡到半夜,卻被比腳大的老鼠從耳朵爬過而驚醒,被手掌般長的蜈蚣從床單身邊爬過,隔日上班想起時全身發抖的驚恐。

蝸居房裡沒有空調,冬冷夏熱,熬過了一個又一個不眠之夜;而隔板牆另一端小夫妻,半夜發出“嘎子嘎子”的噪音更是令人聒噪。

一個女孩漂泊在上海這樣的大都市,那種孤寂感只有自己經歷了才能體會。

職場中,害怕被淘汰和沒有收入來源的焦慮,拿到收入經過房租與各種支出後的所剩無幾,只能報喜不報憂的無奈……

是的,這才是令人羨慕的表像下的真實,一個“黑烏鴉”的生活。

已記不清有多少次夜晚,自己躲被窩發出撕心裂肺的哭泣,怕被鄰居聽到,只能緊咬被褥。已記不清有多少次夜晚,質問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人生,為什麼身邊沒有溫暖,沒有充裕的金錢,沒有戀人的安慰,沒有溫暖漂亮的家……
 
印象最深的是,一個下班的夜晚,我孤獨的走在路上,心中無數的痛楚找不到一個訴說的出口,於是傻傻地走到街邊電話亭,拿起話筒撥通自己的手機號,從最初的自我介紹,訴說最近境遇,終於在電話亭裡崩潰……

是的,山旮旯與大城市確實沒的比。但在大城市的我與在小縣城的“發小”小露、小慧,我們誰真正幸福過呢?誰是“白天鵝”呢?

我只能仰天長嘆“是誰偷走了我們的夢想啊?!”

(4)

每當走在這座五光十色,車水馬龍的都市街頭,看著時尚精緻的摩登女郎來來往往時,我總心生羨慕與質疑,為什麼會過成這樣子?

為什麼同樣可愛的女孩成年後境遇各不同?有的幸福美麗,有的卻貧困拮据,有的被愛包圍,有的卻孤獨無依?我開始找答案。

記得,25歲的年初,一位朋友帶我去了一個佛堂。朋友說,這裡有我要的答案。從那天起,我開始恭聞南無羌佛法音,法音裡和藹可親的聲音令我感到了久違的家的溫暖。

通過恭聞南無羌佛所說法《無常》《你明信因果嗎? 》等系列法音後,我終於明白,一個人困窮也好,疾病也罷,以及其他的種種磨難都是往昔惡因所感致的果報。而人生就是一場大夢,一切都在無常幻化中,有情決定死,無情決定滅,一切都在改變,最終走向死亡,走向壞滅。電影女主角松子的悲慘人生徹底印證了這點。

回想當初,我們三個小女孩是那樣的天真可愛,總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每個人都想成為“白天鵝”,而今歲月無情,年歲日增,皮膚不似以往的光潔,細紋開始爬上了青春的臉龐,眼神也因為歲月的摧殘不再如兒時純澈。在時間這把殺豬刀下,昔日的小女孩也將日漸走向婦人,老太太,最後還是一隻“黑烏鴉”。這就是無常的一生。

而要想改變這樣的人生命運,只有學佛修行一條路才是最徹底的改變。通過不斷的累積功德種善因,來轉換因果,改變自己悲苦的人生。直到最後擺脫生老病死之苦和輪迴之苦。

坐在房間裡跟視頻那頭的爸爸媽媽聊天,南無羌佛的說法迴盪在我的心田,頓時感到無比的幸運。心想這份值遇佛法的幸運與福報也必是累世種下的善因所感召而來。

每個想變成白天鵝的小女孩也許都希望有一盞幫助自己實現自己願望的阿拉丁神燈。而今,恭聞南無羌佛法音不就是一盞最亮最亮的“佛法聖燈”嗎?

从“白天鹅”到“黑乌鸦”,谁偷走了我们的梦想?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突然感悟到, “白天鵝”也好,“黑烏鴉”也罷,豪宅也好,蝸居也罷,都不重要,人一生的價值並不在這裡,並沒有誰偷走了我們的“白天鵝”夢想,而是我們自己不明因果定律,走著走著迷失了人生的方向,忘記了自己往昔曾發下的誓願。

是的,我應該放下那些本如夢幻般的夢想,去做一個“佛法聖燈”的使者。我一定要把這盞聖燈傳遞到成千上萬個不如意的家庭。希望所有眾生都能在這盞聖燈的指引下走向真正幸福的生活。

小露,小慧,我至親的“發小”,春節​​我將回來找你們,我要帶你們走出生活的泥潭……

文/墨言
本站註:佛弟子修學如來正法的受用文章,其內容可能有若干錯誤,故只有  南無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與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的公告方為最正確的法義

文章來源:今日頭條 佛教新視野https://www.toutiao.com/i6782094343499940363/

文連結:從“白天鵝”到“黑烏鴉”,誰偷走了我們的夢想?

其他連結: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http://www.hhdcb3office.org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臉書 https://m.facebook.com/hhdcb3office/
                   瑪倉寺 http://www.macangmonastery.org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多杰羌佛第三世   #第三世多杰羌佛佛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獲得世界和平獎  #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收供養  #第三世多杰羌佛返老回春  #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  #第三世多杰羌佛妙諳五明 #第三世多杰羌佛#南無觀世音菩薩#加持#瑪倉寺#H.H.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日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中壢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