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給了我第二次的生命

images7QE242TI.jpg

 
我心臟病突發猝死時佛陀師父通宵守床邊,次日復活嚇壞了醫生
 
日前,阿聯酋迪拜酋長長子拉希德•穆罕默德•拉希德•馬克圖姆突發心臟病去世,年僅34歲。拉希德是迪拜酋長的長子,為迪拜多家投資公司、銀行主要合夥人,曾被福布斯評為全球最熱門年輕皇室成員之一,還多次獲國際耐力賽獎項。
 
據研究資料顯示,我國心臟性猝死的人數約為54.4萬人,這相當於每分鐘就有1人猝死。近年來,不管是身邊的普通人也好,明星也罷發生猝死的非常多。這讓我想起了,20多年我因為心臟病突發猝死一天后又活過來的離奇過程。
 
1992年12月22日,冬至,天氣格外寒冷,我去成都市出差,不料病情突然發作,心臟陡然失常狂跳,非常痛苦。我咬牙堅持到下午,眼看實在支持不住了,朋友們立即把我送到成都市第八人民醫院搶救。
 
搶救我的是主任醫師邱仁祺。當時沒有床位,就在底樓過道安了鐵架床,接通心電儀後開始搶救。邱醫師說這個病很兇險,隨時都有死亡的可能,便派車派人去市內各家大醫院買緊俏的特殊藥品,可是待到傍晚,買藥的人卻空手而歸。邱醫生著慌了,只得用其它藥物繼續搶救。而此時我已陷入深深的絕望境地,從未有過的恐懼和慌亂襲上心頭,讓人處於半昏迷狀態。不知什麼時候,我突然感到軀殼和五臟六腑劇烈疼痛,像有人用無數的刀片在割裂我,迫使我發出了聲聲慘叫,猶如扳命一般。巨大的痛苦中,我恍忽間想到我才44歲,正是人生黃金季節,而“無常”就來索命了,真是讓人萬分難舍啊!
 
由此我越發痛苦,心慌如萬箭穿心。正當我奄奄一息的時候,突然一道巨大的黑色天幕徐徐降落,亮光隨著天幕的垂落遮蔽消失,直至天幕下方垂到地上,最後一線微弱的亮光也消失了。隨之我就被罩在死一般的黑暗深淵之中,失去了僅存的一點知覺。這就是死亡!至今想起來仍心有餘悸,死亡的痛苦無以言喻,真讓人刻骨銘心,永世難忘。當然,那時我尚未進入中陰身,那種悲慘傷心的滋味自然未能體驗,所以至今仍是未知領域,這裡就不敢打妄語了。
 
後來我卻起死回生,出乎意料地醒過來了。當我恢復意識睜開眼睛的時候正是次日早上七點過鐘,我聽見床頭邊老伴問候我的聲音,老伴說:“好了,你現在醒轉來了,多虧師父(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救了你。昨晚師父和師母在這病床邊守候了你一晚上,師母剛剛才回去,師父還在這裡呢!”
 
我轉過頭,看見佛陀師父坐在左邊床側的椅子上,我叫了一聲“老師”,內心悲欣交集,一時說不出話來,不禁潸然淚下。這時,佛陀師父握住了我的一隻手,微笑著叮囑我:“你要好好吃飯啊!”我有氣無力地說:“我不想吃”。佛陀師父說:“不想吃也要使勁吃,這樣才恢復得快。還有,你在這裡再住兩天就回去,否則醫院要找你來做試驗。”正說著,一位護士把醫院院長引到了我床邊。原來淩晨時分,一個護士躡手躡足走到我床邊,伸手試了試我的鼻頭,感覺突然有鼻息,正驚異間,突然聽見我又發出了鼾聲,不知是驚懼還是驚喜,突然轉身飛奔出門去報訊。院長是專門來見證奇跡的。院長和我拉了拉家常,便奇怪地離去了。這時師父叮囑了我一番,這才離開醫院。這時候老伴懸著的心才落實下去,不禁長長地籲了一口氣。
 
據我老伴講,昨夜她趕到醫院,我的心臟早停止了跳動,心電儀的螢屏上始終呈現出一條直線,也沒有了呼吸。當時醫生不願正視這個現實,也沒有從我身上取掉心電監視儀,他們希望奇跡出現。但是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心電儀螢屏上的直線仍然是直線,根本沒有波浪形的呈現,這就說明我已經死定了,那些看護病人的家屬們把我圍了一層又一層,都發出了惋惜的歎息。多虧佛陀師父和佛母及時趕到了醫院,師父在人群後面給我作了大加持,佛母也吩咐她(我愛人)一起念誦藥師佛聖號,這才把我從鬼門關裡搶救回來。
 
我遵師囑,不久我便出院回家養息。不料幾天後,邱仁祺醫師買了奶粉、水果和一個篾籠包裝的燒雞等禮物,專程從成都趕到我上班的單位來看望我。原來邱醫師對我的病情一直迷惑不解,他是來探究竟的。邱醫師對我說:“你的病情太兇險了,來勢兇猛,說死就要死的,那天晚上搶救你,臨床診斷你就是死了,不料淩晨又活過來,這是我從醫幾十年從未遇到的奇跡!難道有什麼高人救過你?”我當時只能支唔其辭,虛以應對。但他一再求我說出真相。
 
中午我們吃飯時,請他一起用餐,他也不為所動,大有不探究到實情絕不甘休之勢。見他如此真誠,我被感動了,後來還是讓老伴給他講了佛陀師父(第三世多杰羌佛)來醫院加持我的情況。由此邱醫師大為驚奇,驚奇得語無倫次,甚至口吃起來:“世間真有這樣的奇事?你你們師父是做……做啥的呢?”我驕傲地回答:“老人家是人天導師,教授我們修行學佛。”於是,邱醫師一再懇求我引薦,他非要拜見佛陀師父(第三世多杰羌佛)不可。
 
後來經唐師兄的幫助,佛陀師父接見了邱醫師,並給他講法達半小時。邱醫師非常崇敬佛陀師父,還把這個消息告訴了我。
 
為了查清病情,1993年3月,我住進了四川省人民醫院。住院次日下午,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趕到病房來看我,要我堅定信心與病魔作鬥爭,相信病情必將轉化,甚至痊癒。有佛陀師父的精心關照,我的心比較平靜,也不再那麼執著擔憂,由此過了一個月自由自在的日子。後來醫師要我出院回家,說現在沒辦法治我的病,但他們已派人去加拿大學習先進治療技術,三年後你再來治療。當時我感到病情的嚴重性,但我相信我不會死,因為有佛陀師父作靠山。
 
果然,硬是足足等待三年,1996年3月,陸軍總醫院收治了我,終於診斷出我患的是“惡性心室室速失常”心臟病,屬於世界疑難雜症,由於病因不明,一旦發作就會產生心室室顫,有人發作一次或兩三次就會搶救無效而死亡。而我患病三年多,居然還能存活,這讓他們感到迷惑不解。
 
1996年4月28日下午4時,我被推進了介入治療手術室。進手術室之前,我電話告知了佛陀師父請求加持,遂使治療非常順利。手術完成後,劉世玉主任醫師高興地對我說:“老莊,為治你這個病,我可擔心了,你要曉得,我還專門買了香去寺廟拜了觀音菩薩的,還去拜了兩次啊!好了,這下治癒了,血點不存在了,再也不能引起心臟電阻滯紊亂了!”我的病因雖然醫生一直沒有說清楚,但我心知肚明,那是無始以來我造的惡因所結惡果, 由於佛陀師父和佛菩薩的加持,先是死而復生保住了性命,後是劫難之後的治癒。學佛之初,未了先須還宿債。經過這次死而復生,更進一步堅定了我修行學佛的信心。
 
2014年6月我去美國拜見我的師父——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時,佛陀師父仍關心地問我心臟沒問題吧,我稟報說:“病情從未翻過。”佛陀師父笑了:“好,好,你要好好學佛,人生都是死路,只有學佛證得成就才能了生脫死。”確實就是如此啊,迪拜酋長長子拉希德縱然擁有萬貫家產,皇室榮耀,面對死神召喚不是同樣無奈而西去嗎?相比之下,我等雖一介平民,卻擁有了這些皇室貴族、明星富賈所無法擁有的巨大財富——佛法,又逢佛陀住世,親說佛法,何其稀有啊,若是今生不向來生度,更待何生度此身呢?唯有精進修行,一心求解脫。
 
(文/洛貞欽布 )
 
本站註:佛弟子修學如來正法的知見與受用文章,其內容可能有若干錯誤,故只能作為參考交流、薰陶鼓勵之用,不為正見法理依據。
轉載自:今日頭條 佛教正法

 

本文連結:瑪倉派佛學會-中壢佛堂:http://fangchiou8120.pixnet.net/blog

                   瑪倉寺 http://www.macangmonastery.org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多杰羌佛第三世   #第三世多杰羌佛佛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獲得世界和平獎  #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收供養  #第三世多杰羌佛返老回春  #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  #第三世多杰羌佛妙諳五明 #第三世多杰羌佛#南無觀世音菩薩#加持#瑪倉寺#H.H.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日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 #瑪倉文教基金會#解脫大手印 #利益大眾#慈悲眾生 #諸惡莫作#眾善奉行 #韻雕 #韻雕 #學佛#百場聖會#明信因果 #舍利花 #藉心經說真諦 #龍鯉鬧蓮池 #義雲高大師(H.H.第三世多杰羌佛) # 威震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多杰羌佛第三世   #第三世多杰羌佛佛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獲得世界和平獎  #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收供養  #第三世多杰羌佛返老回春  #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中壢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