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紅雷你愚癡到如此地步,我還能說什麼呢?

31J58PICbya_1024[1].jpg

    楊紅蕾是一個可憐的眾生,一個被妖魔侵吞了的可憐人。或許是她真的認為陳寶生所表現出來的假面就是真相,或許也是和他們集團其他人一樣有很深的利益牽扯,我們不得而知,總之,她是陷在陳寶生的邪窟裡出不來了。她說她寫的“古佛降世的背後”是她理解錯誤,這件事我們暫且不論,因為憑這些天來他為陳寶生所寫的那些文章就不難了解到,她的佛學知識水平是非常低的,幼兒園的水平,有太多太多真諦義理是她所不能理解的,更不要說,她還曾經把英國牛津大學教授理查德貢布里的詩“當我說我是佛教徒時”抄襲下來,稍改了幾個字說是陳寶生開示,她筆錄的。當時就被大家揭穿了。水平這麼低劣的人,憑藉佛菩薩的慈悲建立了一點贊佛功德,但終究,善根還是太過淺薄,憑藉寫書剛剛升起的一點點正知正見,卻抵不過對陳寶生無法無的痴迷,被魔力邪惡完全吞噬,替那個與釋迦佛陀對抗的妖孽吶喊,也是預料之中的。為她感到可憐,嘆息一聲而已。
對了,順便說一句,王秋蓉師姐的揭發是真正依法不依人的純淨行為,錯了就是錯了,罪就是罪,抬出“恩人”二字,也改變不了謗佛誹經欺詐眾生的事實,更何況,陳寶生是天底下最沒有資格說“恩人”二字的,他心中從來沒有“恩”,不思佛恩,不感佛恩,不報佛恩;不思法恩,不感法恩,不報法恩;不思僧恩,不感僧恩,不報僧恩;受佛陀法義深恩二十七年,卻攪碎普賢王如來,多杰羌佛,十大金剛法相,阻止眾生聞法,一個私慾嗔念滔天的忤逆子,有何資格談“恩”?!
至於楊紅蕾的那本書,就像有位師兄說的,有或無,對佛陀沒有絲毫沾染。佛陀之所以是佛陀,是因為祂的無上正等正覺的圓滿覺量,你贊佛,是你增長了功德,佛陀沒有增一分,你謗佛,是你增加了黑業,佛陀沒有減一分。只有凡夫的你陷入迷障中左蹦右跳,拳打腳踢,在善惡是非中顛沛流離,而佛陀還是佛陀,誠如提婆達多及其五百人謗佛,也絲毫沾染不了佛陀的本質。我說的這些,不知以楊紅蕾的水平,能不能理解得了?
有時候想想楊紅蕾之類的人,真是愚癡得不可理喻,不可救藥。王秋蓉以“墮入地獄,永無出期”這樣的毒誓來證明的事實,他們不信,陳寶生一句陷害他們就深信不疑。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收他們任何供養,五明圓滿無缺,只義務為他們服務,他們不信,陳寶生一日三餐式的搜刮供養,全無五明經律論一竅不通,用眾生的供養肥養私田,他們信之鑿鑿,奉為神明。愚癡到如此地步,我還能說什麼呢?

         
佛弟子妙凡

本文轉自:http://blogapp.sina.cn/html/share.d.html?articleId=16570a6ca0102xwsp

本文連結:

本文連結:瑪倉派佛學會-中壢佛堂:http://fangchiou8120.pixnet.net/blog

其他連結:

瑪倉寺 http://www.macangmonastery.org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多杰羌佛第三世   #第三世多杰羌佛佛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獲得世界和平獎  #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收供養  #第三世多杰羌佛返老回春  #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  #第三世多杰羌佛妙諳五明 第三世多杰羌佛南無觀世音菩薩加持瑪倉寺H.H.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日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 #瑪倉文教基金會解脫大手印 #利益大眾慈悲眾生 #諸惡莫作眾善奉行 #韻雕 #韻雕 #學佛百場聖會明信因果 #舍利花 #藉心經說真諦 #龍鯉鬧蓮池 #義雲高大師(H.H.第三世多杰羌佛) # 威震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中壢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