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  惜(二)

拉珍

 

三、具緣聽聞受持之稀有

 

      偉大的原始佛陀多杰羌佛真身降臨娑婆世界,我們所知道的只有兩次,第一次是兩千五百年前世尊駐世時的維摩詰聖尊,第二次便是當今的第三世多杰羌佛。而維摩詰聖尊那時主要是協助世尊教化弟子,並未廣說法義,因此,說三世多杰羌佛之大量如來妙諦法音開示「百千萬劫難遭遇」,這不是空洞的溢美之詞,是實在、真實的時間計算。我們眾生,百千萬劫的時光中,一直是眾生,否則今天我們不會這個樣子在這裡。百千萬劫的歲月都被我們的無明業障磋砣了,百千萬劫的生、死,千百萬劫的殺戮、被殺,百千萬劫的喜怒哀樂,利衰毀譽,百千萬劫的稱譏榮辱,悲歡離合,百千萬劫的生老病死,痛苦逼迫,我們被輪迴折磨得遍體鱗傷卻始終不曾覺醒到,也一直沒有機緣遇到那麼一種珍貴的方法,可以將我們從這永無止盡的因果苦結中徹底解脫出去,因此,輕紗已經磨滅了百千萬塊巨石,我們竟然還是個生生死死的眾生!

     《什麼叫修行》中有一個比方,三藏中也有,茫茫無際的大海上,漂浮著一個木軛,就是古時套在拉車的牲口頭上的曲木,這木軛上有一個像牛鼻孔那麼大一點的小洞,大海的波濤將木軛沖到這邊、那邊,無有定數軌跡的在海上漂動著。海底有一隻烏龜,這烏龜瞎了,什麼都看不見,而且牠一百年才浮出海面一次。那麼,按概率來計算,這隻瞎眼烏龜如果要在牠一百年一次浮出海面的時候,恰恰剛剛好將頭撞進那個還在不在不定,漂浮位置不定,只有牛鼻孔大小而且搖晃不定的木軛洞,這種機率應該是微乎其微。眾生遇到正法有多難?就如盲龜穿項入木軛洞那麼難!

      佛陀駐世時,我可能正在地獄哀號,佛陀駐世時,我可能正在馬棚裡嘶叫,佛陀駐世時,我可能正沉湎於世俗興衰,於正法置之不理甚或不曾聽聞,而我懵懂中希求一點真理時,佛陀已滅度,真理已不再,我便如盲龜未遇木軛,隨波逐流又不知被輪迴的波濤推向黑沉沉的海底何方。錯過啊,錯過啊,眾生有緣遇到佛陀正法,難,有緣遇到佛陀親說正法,更難!每當我研習三藏,看到世尊講說眾生的宿世因緣,某眾生於迦葉佛駐世時做了什麼,到如今他依然是眾生還在償還什麽果報,或某眾生在多少多少劫以前種了什麼因,多劫後的現在依然是眾生又在結什麼果等等,這種事總是刺痛我,那麼多劫了啊,無數眾生與佛法擦肩而過,被因果牽引著無止盡的沉淪墮落,一個眾生能具備學習如來正法的因緣怎麼那麼難啊!

 

因此,我想對我的同修們深深的說一句:要珍惜。

     正法難逢今卻逢,羌佛難遇今已遇,瞎眼龜竟把腦袋鑽進了木軛洞,這是稀有的奇蹟,值得我們自豪慶幸。但,一切都在無常,釋迦世尊不也滅度了嗎?正法、像法,現在不也到了末法嗎?因緣在變遷,眾生的福報在增減,我們的生命在壞滅,一切都在不定的無常之中,而至尊的三世多杰羌佛也不會永遠駐在這裡,雖然我們常時祈請正法常駐,但這只是一種美好的願望,眾生法緣盡時,佛陀就會離開。

     你會說,拉珍今日怎麽如此殘忍,給幸福的行人潑這麼冷的冰水?不是殘忍,是警醒。我想讓包括自己在內的每一個人警醒!抓緊!真修行!百千萬劫都沒遇到的稀有珍寶我們正捧在手中,也正因為它稀有,一旦錯過,便很難再有機會重獲,所以要萬般珍惜。而所謂珍惜佛法,不是成日焚香頂禮,恭敬供養就叫珍惜,不是僅僅一些美好的讚嘆就叫珍惜,也不僅是恭敬聆聽就叫珍惜,真的珍惜是如法照做,依教,奉行,是竭盡全力,將我們自己與如來正法融為一體,讓自己被佛陀的法義浸潤、改變直至成就解脫,這才沒有枉費佛法,才算是珍惜。

     輪迴似一條寬闊無比又湍急洶湧的大河,百千萬劫以來,其實是無始以來,我們就被這條大河衝擊卷帶不由自主,被它摔打得痛苦不堪。而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如一支有力的長杆從岸上的佛陀手中伸向我們。緊握它,順杆用力,很快就能上岸站到佛陀身邊,這是顯而易見的道理,但卻不是每個握住長杆的眾生正在做的事情。大多數人做的,是手裡輕輕握著長杆,身子還在河水裡悠哉晃盪,上岸的事嘛,不急。一邊聽著法音,一邊在俗世悲歡中沉溺。我們就這樣無知的晃著,而一切,包括我們自己正在無常,萬法因緣和合而生,因緣盡沒則散,或強勁的激流涌來,或手上乏力再握不穩長杆,或死亡來臨,或佛陀滅度,等等等等,緣盡時,我們若還是個眾生,恐怕再也沒有機會登岸!下一個百千萬劫的顛沛又要撲面而來!

我們把太多的時間和精力用在了輪迴俗事上,算算看,如果每天聞法兩個小時,這兩小時裡我們身心清靜,那餘下的二十二個小時呢?吃喝嬉笑,喜怒嗔怨,全是世俗境界。因此我們的大半個身子還是浸泡在輪迴的江河,我們沒有向岸邊用力,我們並沒有珍惜得來不易的如來法義。

     比如有人聽聞三世多杰羌佛法音《什麼叫修行》,聽聞《心動著境即是魔,隨緣分別則無定》七八遍甚至十幾二十遍了,聽得很認真很感慨,八基正見、雙七支菩提心法和五十心魔的條款琅琅上口,可常常是錄音機停下不用多久就算計吵架怨恨哭泣,計執得一塌糊塗,這樣的聞法,法音是法音,自己是自己,法音內容不能與自己的三業相結合,聞法的意義在哪裡?也不是說把時間用度做個顛倒,每天用二十二個小時聞法,只留兩小時世俗境就代表了珍惜,因為這兩小時的世俗境就很有可能顛覆一切功德,成為行持的葬身之地。聽聞羌佛法音時間再長,不將法義深入三業在日常中生起作用,一樣是將法義當戲論,將長杆當玩具,是輕慢,不是珍惜。

     對如來法義的真實珍惜,表現有二。其一是將法音聽懂,認真理解透徹落入八識心田。在聞法之時,當生起「希求心、專注心、傾聽心、調伏心、由一切心,從心諦聽。」

     更當如宗喀巴大師於《菩提道次第論》中所說,於聞法時當依止六想:一、想自己是身患重病的病人;二、想說法者是治病的大夫;三、想佛法是治病的聖藥;四、想此刻我正在治病而殷重受持此法;五、想薄伽梵是勝義大夫;六、想常時安住於正法道軌。生如此之心,如此之想,方能對法義生起正解,方能明悟真理,調伏不相應邪心妄心,生起正念。這是珍惜法音之一。

      珍惜法音之二,也是更重要的,是要將所聞所解之法義如法行持,依教奉行,將聽聞到的佛陀教義實施到日常生活的吃時、喝時、行時、動時、接人待物時、思維言語時,用如來的法義作為雕刀,全方位塑造、改變自己,盡力將我們的心,我們的生活,全部浸泡於如來的法義中。這時,我們才說得上正將整個身子從輪迴激流中拔出來,準備徹底上岸了,這時,我們才對得起這百千萬劫恰逢一次的聖因緣,才算珍惜了經無數輪迴痛苦才換來的,與佛陀相逢的稀有機遇!

而唯有在三業誠懇相應於法音義理、迴光反照,真誠洗刷自己的時候,才能領受三世多杰羌佛法音之第四大稀有:

 

四、悉地加持聖力之稀有

 

   無論何處,只要三世多杰羌佛法音響起,諸天護法空行環繞,嚴密護持法音悉地。凡是虔心恭聞,於法音中尋求解脫真理並用之於自身行持實踐的真行者,能直接相應於多杰羌佛及十方諸佛菩薩的加持,受諸天護法庇佑,為其遮止黑業,助其增益福慧資糧,助其速證解脫聖境。

   曾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時親見觀世音菩薩於虛空出現達半小時之久,微笑讚其聞法功德;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時親見多杰羌佛報身莊嚴;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時親見本尊出現虛空;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時親見諸佛菩薩駕臨,金剛護法空行圍繞;又有佛弟子,聞聽羌佛法音時,見枯梅開花,見地涌金蓮,見秋海棠於盛夏綻放,見鮮花點頭,無情之物頌歌,見樹降甘露,見日月變化乃至大地震顫;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時,見飛禽走獸人非人等歡喜踴躍,悉來皈依聞法,龍魚直立水面向羌佛致禮;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中或憶持法義時,福報增長,甚至護法送供;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中或憶持法義時,或煩惱盡除,或頑疾消失,或病痛全無,癲狂者得以清醒安寧,目盲者得重見光明,聾啞者能發出妙音,乃至有佛弟子於生命危難之際聽聞羌佛法音無藥而愈;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中或憶持法義時悟徹真諦,立時進入三昧正定;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中或憶持法義時飛身空中;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中或憶持法義時明見真如自性,四大皆空,本性湛然;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中或憶持法義時親入極樂世界聖境;又有佛弟子,聽聞羌佛法音中或憶持法義時神通爆發,前生後事了然於胸,隱沒出入變化自如……聞聽羌佛法音之聖境受用多不勝數,真實不虛。尤其是《什麼叫修行》和《了義經》二統攝三藏精髓之無上大法,有行者聽聞後如法觀照行持,或道力迅速提升,或證悟法性本然,或智慧驀然開膚等等,修持道境成幾何倍數增益,直趨解脫成就!

     曾經,三世多杰羌佛於東方行途講說法音之後,主持了一場慶法會,可惜那時我不在當地未得勝緣參加,後聽聞參與者細述這稀有的法界盛會,不禁法喜盈懷,感慨萬千。

     在一個十分開闊的露天法壇中央,眾弟子將一法缽放置地上,用高壓水將法缽沖洗乾淨,再用一個全透明玻璃盒罩住法缽以便大眾觀瞻,從頭至尾羌佛距離法缽數丈遠。羌佛修法,告請十方諸佛,如果此次途中所說之法音確能利益無量眾生之慧命,確為佛陀所說,確為圓滿佛陀之真諦,則請十方諸佛降甘露於缽中表法。幾分鐘後,三世多杰羌佛還在離法缽幾丈遠的法台上開示佛法,弟子們忽見白色霧狀物放出耀眼光芒從朗朗虛空盤旋而下穿透玻璃盒進入法缽,一團跳動着的非人間物體結構的銀白色甘露突然出現在缽內,正對着三世多杰羌佛的方向!在場弟子各得殊勝大加持!這甘露,是十方諸佛對三世多杰羌佛法音的禮贊!

     曾經以為大量殊勝的成就聖境只會在釋迦世尊駐世時呈顯,那時動輒就有人聽聞世尊說法而證得這樣聖果那樣聖果,那時世尊幾乎每講一經皆有大神通力顯現,羨煞後輩行人,其中記得最清的,是世尊講說《大般若菠蘿密多經》時,發大神通,於全身各處放出無量光芒遍照三千大千世界,

    「其中有情遇斯光者。必得無上正等菩提。」同時「令此三千大千世界六種變動」,並令「盲者能視。聾者能聽。啞者能言。狂者得念。亂者得定。貧者得富。露者得衣。饑者得食。渴者得飲。病者得除愈……」「時此三千大千世界無量無數淨居諸天。下至欲界。四大王眾天。及餘一切人非人等。皆見如來獅子座。威光顯曜如大金山。歡喜踊躍。歎未曾有。各持種種無量天花……持詣佛所。奉散佛上。」

     不僅如此,十方諸佛世界的上首菩薩們,見此大光大地變動及佛身相,紛紛前往詢問他們各自世界的佛陀,是何因何緣宇宙中呈顯如此祥瑞?佛陀們相告,是娑婆世界的釋迦牟尼佛,將為菩薩說大般若波羅蜜多,是這位佛陀的大神通力所呈顯的瑞相。上首菩薩們聽了,便歡喜各各請往娑婆世界觀禮供養佛及菩薩。佛陀們非常贊嘆,并各以金色千寶蓮花而告之言。汝可持此至彼佛所。具陳我詞。致問無量。

     很多年前我每次讀到這裡,便滿懷欣羨,不由發出生不逢時的感嘆,而今這些感嘆羨慕已經不再,轉而為自豪欣慰法喜所替代,正法時代的成就盛況種種,我已於至高無上法界尊師第三世多杰羌佛駐世時得遇得見!我見天降甘露,我見天地動容,我見諸天獻花,我見六道歸悉,我見眾生解脫,我見法沐大千,而十方諸佛,不僅以金色蓮花致問無量,更以至寶甘露天降禮贊!各位同修,三世多杰羌佛法音之無上圓滿功德,真不是我們用凡夫心識所能全然體會得到的啊!就連正法明如來觀世音菩薩也曾親展聖音於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之中,眾多佛弟子親耳聽見!舍利弗說:「佛音甚稀有,能除眾生惱」,真實不虛也!以三世多杰羌佛法音沐浴我心,將三世多杰羌佛法音義理如法施用於三業行持,如同以佛土八功德之水清洗我身,可驅無始障業,可增無量福慧,稀有難得,稀有難得!

 

然,種種不可思議之悉地加持聖力,必得行者相應於法音義理時才可領受,必得是真想修行成就,真心希求法音醫治自身輪迴疾病的行者才能相應。有句大家都喜歡的套話:「此身不向今生渡,便向何身渡此身?」說它套話是後人將它用俗了,而此話的原創者卻是發自肺腑的。不是這個道理嗎?當我們這與佛相遇的稀有一生結束的時候,如果仍是凡夫,仍未掙脫因果鏈,等我們到輪迴裡受報幾千幾萬年或更長時間轉回來,那時的娑婆,三世多杰羌佛還在嗎?佛陀的法音還在嗎?佛法的名字還在嗎?我們要到哪裡尋求解脫的途徑?

    說到這裡,不由得想對有些辛勞渡生的仁波且法師們說幾句,至尊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不單你們自己珍惜,更請為你們的弟子珍惜。渡生的目的是為了渡生,是要竭盡一切所能將弟子們渡到成就,這是渡生者惟一應該有的目的。如果我們自我掂量後發現,不能用自己的力量將弟子度脫,或者即便有能力度脫,但三世多杰羌佛的如來之法能將弟子渡到更高等次,那麼,請用純淨的菩提心將我執面子化去,將世俗的門戶偏見化去,別因為你而將他們繼續留在輪迴,請將弟子們徹底浸潤於圓滿佛陀的法義,那才是他們解脫苦厄的最佳途徑,請為他們珍惜這百千萬劫難得的一個機遇!

     而所謂弘法,弘什麼法,誰的法?弘的是佛法,佛陀的法,不是任何人自己的法,無論多大的菩薩,他所弘揚的,也是佛的法,宇宙中沒有哪一個菩薩會說他弘揚的是他私家的法,不是佛的法,除非他是外道或邪魔。那麼,現成擺著的,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即是佛陀的法,圓滿的如來正法,宇宙真諦,你不弘揚這個,你是來做什麼的呢?所以,弘揚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讓更多的眾生聽到羌佛的法音,聽懂羌佛的法音,才是所有渡生者最應該做的正事。

     我曾聽一位居士不經意的感慨:「現在的仁波且法師們渡生應該比以前那些菩薩們輕鬆多了吧,以前的菩薩們要自己先弄懂那麼難學的經藏,學都要學幾十年,有把握了才出來說法。可是現在的人只要傳播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就好了,讓弟子聽佛陀直接講的,多好啊。他只需要帶領大家聽法音,以身作則監督弟子照著做,然後再想辦法讓弟子受到內密灌頂,學到三世多杰羌佛傳的密法,就基本上大功告成,功德無量了。」這種說法雖不盡然,卻頗有道理,大方向的確應該是這樣。羌佛法音,這是渡生者能為眾生作的最大法布施,讓人聽聞羌佛法音,其功德勝過以恆河沙數醫藥臥具等物供養十方諸佛之功德百千萬億倍,這才是渡生者於一切法務中應該著重的主幹。而現在有一些渡生者,雖也在做,但概念上並不十分明確,有人主次不明,分不清法務重心,更有人為一己面子威信藏匿或篡改羌佛法音,還有人將羌佛法音當作為自己謀取利益的招牌,有的明目張膽,有的嘴上未說,心中卻有此概念,行為上也有此黑業,這是多大的罪孽啊!既然讓人聽聞羌佛法音之功德勝過以恆河沙數醫藥臥具等物供養十方諸佛之功德百千萬億倍,那麼相反的,以邪心對待羌佛法音,以任何形式阻礙破毀羌佛法音的傳播,其罪業的計算又將是一個多麼龐大的數據?

     我們可以設想,若釋迦牟尼佛此時在娑婆世界講法,我們會怎樣?會歡喜雀躍,不僅自己踴躍前往聽聞,更會懷著一顆純淨的利他心,急切說服弟子們親人好友們前去,因為這種機遇太難得,太難得,錯過了太可惜。那麼再假設,釋迦牟尼佛此時在娑婆世界講法,我們為了不讓自己顯得很差或失去威信或失去利益,阻止弟子前往聽聞佛陀說法,非讓弟子信奉自己的偏知邪見,或乾脆篡改佛陀真實義理,自己組織一套說法狂惑眾生,或者在世尊法壇外搭個棚子,欲往佛陀處,先留買路財,沒錢的至少也要給我抬塊匾額,讚我個美名,總之是借佛陀之名為自己狠撈一把肥家養業,佛史會怎樣記錄我們這種行徑?會重重落下兩個字:魔行。經由這個推想,我們應該可以清楚地了解,面對圓滿佛陀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身為一個渡生者,應該生起一種什麼樣的心境,落實一種什么行持才叫純淨,才叫珍惜。

而珍惜如來的法音,也就是珍惜自己。

 

      今天,是新年第一天,是元旦佳節。新的一年開始了,舊的歲月逝去了,因此我說佳節不佳。萬法無常,於修行人,爭取成就的時間又少了一些;於渡生者,用來救渡眾生的時間又短了一截;於所有娑婆眾生,與死亡輪迴又貼近了一段,離佛陀滅度的日子,又靠攏了一步!

沒時間荒廢了,想想,再想想,如果今生不能成就,其結局……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中壢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