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到家了
 
  在我的觀念中,一個溫暖幸福的有形之家,就是夫 妻恩愛、父母慈祥、兒女孝順友愛的組合;而心靈依托的無形之家,則是能讓我在生活和生命中開敷智慧及產生力量的泉源。對多數人來說,擁有「家」似乎是很自 然而不困難的事;但是對於多年前的自己而言,卻是不敢多想的奢望。在那段艱辛而孤寂的歲月裡,我心中常常低迴著:「何處是吾家?」

 
  回想起當年,從台灣的大學一畢業之後,懷著對成家的嚮往,任性衝動地走入婚姻,卻沒想到那憧憬已久的婚姻生活竟然上演著如電視劇般的劇情。前夫 瞞著我吸食毒品,導致他情緒錯亂、行為失控。為了安全,我不得已半夜逃家,光著腳抱起孩子匆忙跑上大街,也顧不得是否會碰上壞人,慌亂中隨手攔車,只想遠 離那個夢靨般的家。夢想的家庭破裂了,我從一直以來所編織的美好幻想中醒來,看到了真實的世界;我開始對人生感到迷惘和困惑,無所適從……
 
  由於工作職務的調整,我帶著年幼的女兒來到美國。初來美國時,除了舉目無親、沒有朋友外,我要適應全新的工作崗位和陌生的生活環境,並且還得身 兼父職撫育、教養年方四歲的女兒。為了工作,一向沒有方向感的我,也被逼得硬著頭皮心驚膽跳地開車上了高速公路。美國的生活壓力非常大,下班後就算已經疲 累不堪,時常還得在家加班,還要提起精神照顧女兒的生活。記得有一次,我病倒在床,三天無法上班,還是女兒燒好稀飯,拿到床前給我。為了應付裡裡外外的一 切事情,經常捉襟見肘,也曾經一度忙到因電費未及時繳交,而遭到斷電。當時身心俱疲的我,就這樣的,憑著一股要培育好女兒的毅力,仍然笑顏迎人,武裝堅 強,撐了十多年。
 
  生活中的種種磨難,讓我開始思索和尋找生命的實相以及人生的真義;因為想要找到心靈的家,我到處參訪道場,無論顯宗或密宗,只要時間允許,我都 會前去了解。曾經有一段日子,每星期有兩三天晚上,我下班後帶著女兒,開車到離家一個半小時路程的某道場參加共修。但是很多的地方都僅僅是一起共修分享心 得、唱誦,或是研討佛書,沒有可以依止的上師,甚至許多道場負責人,自己本身都還在貪瞋癡之中打滾,根本無法幫助我解決疑惑,給予我所渴望的無形的家。
 
  四年前,我的人生開始有了巨大的轉變。經過一位好友的邀約,我恭聞了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雖然第一次聞法還不熟悉四川口音,聽懂的內 容還不到一半,但當時心中卻生起了無可言喻的雀躍與欣喜!同時,我不禁也有點懷疑自己是否如此幸運,能遇到佛陀住世說法?後來,我持續聞法一段時間,自己 去經歷、體會及驗證,因此心中的懷疑很快地就破除了,它並沒有困擾我。
 
  恭聞佛陀師父的法音時,我感覺佛陀師父就在我的眼前說法,我常常被感動得哽咽落淚。佛陀師父聲聲語語觸動我的內心,安撫著我那傷痕累累的心靈, 隻字片語就解決了我心中長久以來的迷惘和困惑。佛陀說法如慈母的苦口婆心,如嚴父的振聾發聵,這是父母對心愛的孩子無盡的叮嚀及教誨啊!原來,一切皆是因 果,因果不昧啊!我不再感到孤單、懼怕和迷茫了,那顆漂泊不安、浮沉不定的心,終於找到安頓之處了。我感到法喜充滿,內心洋溢無比的幸福和快樂,佛法給了 我勇氣,我心懷感恩,無以言表。這不就是我一直在尋找的家嗎?流浪的孩子,終於找到家了!獲得了重生的我,是多麼的有福報啊!
 
  由於聞法的因緣,我結識了我家師兄。兩年之後,我們結成了眷屬,一家人和樂融融,孩子們不但相處融洽,而且品學兼優。我最終找到了心靈的家,也圓滿了世俗有形的家,而這些都是我以前所不敢想像的。
 
  三年前,我家師兄與我一起依止佛教正法中心兩位尊者上師學習佛法。兩位聖德上師從來不擺架子,日夜恒時身為表率的奉獻於佛事,無處不為弟子們設 想,無時不為眾生付出。兩位上師和師母對佛陀、對三寶絕對的忠誠和相應,從沒有為自己做半點打算;平日對我們不斷的諄諄教誨,一心只想讓我們早點成器。這 些點點滴滴,深深地感動著我。平日可說是堅強的我,好幾次當眾感動得出聲落淚,無法自已。聆聽兩位上師的宣示如沐春風,令人豁然開朗,受益匪淺。血緣父母 生育、教養我,開始了我的人生,恩重如山;而兩位上師和師母就像是我的父母一樣慈愛,指引我人生究竟的方向與歸宿,恩深如海。能如此跟隨親近兩位上師及師 母的我們,是何等的幸福啊!
 
  雖然,我現在擁有一個世俗有形的幸福之家,但我知道無常始終要來的,只是早晚而已。我必須抓牢那無形的心靈之家,珍惜暇滿人身寶,緊隨佛陀師 父,三業相應,依教奉行,學到真正的佛法,精進勇猛修持。更重要的是,我必須發菩提心,學習佛菩薩去接引幫助眾生,那才是我依歸追尋的本願!
 
  如今的我,已找到家了,除了感恩和惜緣之外,我也衷心祝願所有還在漂泊迷惘的眾生能速得正法,恭聞佛陀法音,依止上師修行,增福增慧,找到安住身、心的究竟之家!
 
佛弟子妙惠
2015年1月29日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中壢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