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邂逅出家歌星李娜----第三世多杰羌佛 (義雲高大師) 佛陀弟子

 

原文轉載《在美國邂逅出家歌星李娜》
她率性而為,擁有一顆平常心,現在和母親一起住在美國一間寺廟裡……
1996年,李娜走了,帶著無數歌迷對她深深的熱愛與不解出家了。一晃四年過去,在此期間,李娜深居簡出,潛心學佛,拒絶任何形式的採訪報導。許多人都知道她出國到洛杉磯了,但很少有人見到她,甚至得不到她的任何消息。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在洛杉磯見到了李娜。幾經說服,她同意我將與她的見面訴諸於文字,算是對至今仍熱愛和惦記着她的人們有個交待。
我是在洛杉磯的一家中文電台見到李娜的。她受佛門之托,準備在電台開辦一個教育節目,講解一些佛家的生活哲理故事以勸人向善。在她錄音的空隙,我們有了兩次較為深入的交談。我問起萬千讀者都關注的、被種種訛傳弄得撲朔迷離的問題--她當年出家究竟為什麼。
李娜沉思一會兒才回答我的問題:1995年,她的兩個信奉佛教的朋友說她臉色不好,給了一本經書讓她念,她當時沒有把這事放在心上,放了許多天沒去管它。幾個月後的一天,她突然心血來潮,就拿出那本經書讀了起來,突然就有了一種茅塞頓開的感覺,於是就喜歡上了佛。她說:“與佛結緣使我深深地體會到:人的命運真的會在瞬間被改變!”
早就聽說李娜是一個非常有個性的女子,這次再度證明此言不虛:她是那麼乾脆地與塵緣一刀兩斷,一聲不響地、不顧一切地上了佛教聖地五台山削髮為尼,取法號釋昌聖。
在此後四年中,她埋頭於佛教經典之中,潛心研修。出家之人,凌晨3點起來做早課,一天兩餐,過午不食,唸經打坐是每日的功課,吃齋食素是佛徒的自律,這一切與物慾橫流的演藝圈生活風馬牛不相及,她卻要身體力行了。她真的能“跳出三戒外,不在五行中”嗎?李娜,你真的數年如一日處之泰然嗎?當夜深入靜時你捫心自問真的能安之若素嗎?你真的從未後悔過?
對我的這些問題,李娜回答說,從頓悟的那一刻起,浸滿身心的就是興奮痛快的感覺,至今仍是如此。記得剛上五台山時,興頭高得不得了,就像小孩子找到了好玩的東西,捨不得放手。做早課時看到有人打瞌睡,覺得簡直是大逆不道。後來由於高山反應,渾身浮腫,自己卻一點也沒有覺察,還是別人發現的,只因為全部身心都沉浸在佛經中。
當李娜說出如下一段話時,我意識到,我剛才那些問話的確有些唐突了。她說:“原來生活在物慾橫流的圈子裡,為名利拚搏,為金錢掙扎,現在則有了一種坐在岸上,看人在海中游泳的感覺。”然而,李娜心在天國身依大地,她並不認為自己實際生活與眾生有多大不同。唱歌是一種人生,唸佛打坐同樣是一種人生。想當初在戲校學戲時,一下子喜歡上了唱歌就去唱歌,一唱就是十年;四年前一下子喜歡上了佛教,就去研究佛教。她說自己就是這樣的性情中人,就是這樣喜歡順其自然,率性而為。
當李娜再次從錄音間出來,繼續進行我們的談話時,我便婉轉地表示想把與她的見面寫篇文章發表。她沒有激烈地表示反對,只是說佛教界一如眾生社會一樣,對人對事都會有不同的看法,她是性情中人,口無遮攔,言多必有失,寫出來就會遭人議論,而她不願陷入那種境地。她舉例說,姜昆有一次曾把與她的見面寫了篇文章,裡面以她的口吻寫到:做法事“就是幫人家集會唸經,打個鑼、鑔什麼的”,結果就招來了許多埋怨,說她不應以那種輕蔑的口吻說做法事。其實那並不是她的話,她也知道姜昆只是想幽默一下,別無他意。
但李娜最後是以佛家精神認同了我的想法。她說:“我從不接受採訪,但佛家講隨緣,我們碰見了,有了這番談話,你想把它寫出來,我就不好反對,只是希望你能如實地寫。”李娜的這番話令我感動,因為我從中感受到她對佛教精神自覺自願的遵從,感受到她已擁有了一顆平常心。她並不希望我寫這篇報導,如果仍是過去那個性格剛烈的女子,她可以令我三緘其口。但是我面前的李娜已不再那麼劍拔弩張,她對我說她是“性情中人,率性而為”,看來也不盡然,佛家精神已令她有所為有所不為。對她來說,這是一種在自然而然中擁有的新的人生態度。
那麼,什麼才是李娜最終的選擇呢,她真的要這樣生活一輩子嗎?我問李娜:“有人說你當初出家是因為失戀,這是其中的一個原因嗎?歌迷們期待你能再上歌壇,會不會有這一天呢?還俗是出家人一個永遠的話題,人們可以期待你還俗的那一天嗎?”
她想了想後說:“如果是一個物理學家或是其他行業的什麼人轉而研究佛學,人們就不會感到奇怪。就因為我曾是歌手,大眾人物,就引得人們那麼關注。而我並不認為有什麼特別,我喜歡做就去做了,就這麼簡單。說起還俗,我沒有還俗的問題,我現在與俗就沒有什麼區別,實際上我人就在俗中,與別人沒有太大的不同。
看得出李娜初出家時的種種傳言曾對她的心靈造成了傷害,雖經數年的佛修歲月,但發生過的事難以完全忘卻的。
筆者問了李娜一個家庭責任的問題:“你敢想敢做,率性而為,拍拍屁股就上山了,想到怎麼給媽媽交待了嗎?想到對家庭的責任了嗎?”李娜這樣回答了我:“我剛上山時沒敢告訴媽媽,那時她已在加拿大定居。後來報紙登出來了,媽媽知道了,剛開始時她哭得很厲害。我爸去世早,媽媽一個人生活,我就想去加拿大跟媽媽團聚,但拿不到簽證;後來我就來了美國,然後把媽媽接來與我同住。第一年我們母女有很多摩擦,媽媽沒日沒夜地勸我還俗,但她說服不了我,我也說服不了她,我們常常抱在一起哭。後來,媽媽漸漸地感受到我的變化,漸漸接受了我的選擇。現在我們生活得很好,媽媽每天唸佛,跟我一起吃齋。最近我給人看廟,媽媽也跟我一起住在廟裡。”
我又問了她另外一個問題:“你還會再唱歌嗎?”李娜說以後不會再上舞台唱歌了,幹過的事就不會再幹了。當然有時跟朋友在一起會唱着玩一玩。她說《成吉思汗》劇組曾找她讓她唱插曲。“那怎麼可能?成吉思汗是靠殺人起家的,我怎麼可能給他們唱?如果是和平、環保之類的片子,也許我可以考慮唱的。”李娜認真地說。
李娜接著說:“我喜歡清靜,沒有家庭和孩子,這樣好,我喜歡。實際上該嘗試的都嘗試過了,我擁有過愛情,談過戀愛,只是沒有結婚生子而已。我喜歡新的事物,接觸佛教才四年,還是個剛起步的孩子,唱歌還唱了10年呢!”
筆者忙說:“研究佛教你也研究它10年,那10年以後你會做什麼呢?”李娜一時無語,想了一下說:“現在不好說,也許會去做別的。不過,佛教比唱歌要博大精深得多,10年恐怕也難研究出點名堂。”
李娜最後說:“修行就是修心,要先度己才能度人,我覺得人要活得真實,活得善良,活得柔和。”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1/1008/19/276553_154404237.shtml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中壢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留言列表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