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四加行的受用
 
  我是佛弟子慈真,西元一九四九年生,今年六十七歲。於二零零六年三月,依   香格瓊哇尊者上師舉行儀軌傳授皈依佛教,正式入了佛門。
 
  二零零六年四月及五月,我先後向  香格瓊哇尊者上師求得百字明咒與大禮拜法。當時,我年屆五十八歲,因感自身年事已高,怕體力不堪負荷,所以我告訴自己在滿六十歲前一定要圓滿大禮拜。由於 我每天上午九點必須開店門做生意,直到晚上十點半才結束一天的營業,待店內收拾完畢後,約莫十一點左右,再打理一下自己的家務,進入佛堂時大概已是晚上十 二點,所以每天做完大禮拜功課時,幾乎都是半夜一、兩點。

  一開始修大禮拜時,每日只能幾十拜,後來慢慢增加到每日二百多拜,有時身體狀態好,可拜到三百多拜。雖然體力消耗相當大,且睡眠不多,但卻不覺得累, 真是不可思議。原本我還擔心年紀大了怕不能圓滿十萬遍,想不到竟然越禮拜越輕快,感覺身體狀況一天比一天好,實在是太殊勝了!我在修大禮拜時,壇城中屢次 出現殊勝境相,令人感動。二零零八年七月,我終於圓滿第一個加行十萬遍大禮拜。
 
  二零零八年三月,我求得水供法,勤修了半年,於二零零八年九月圓滿十萬杯供水,並於同年十月圓滿了十萬遍百字明咒,至此我圓滿了三個加行。
 
  早在二零零六年十一月的時候,我就已求得曼達供法。一開始時,每日修四座,多則八座,一年累計下來千餘座,就這樣修了幾年,總覺得不踏實,心想:「若依這種速度,此生怎麼圓滿四加行呢?」
 
  二零一三年七月,我恭聞  佛陀師父的法音。  佛陀師父說法:「四加行圓滿才堪稱密乘弟子。」這法音當頭一棒打醒了我,於是我當下發願:「此生一定要圓滿四加行,成為密乘弟子!」
 
  由於我深感生命無常,怕什麼時候一氣不來,於生命臨終時,還未圓滿最後一個加行,所以自己就訂下了每天修一百座曼達供的目標 ,後來增加到每天一百五十座,最多時一天能修到三百座。到了今年,二零一五年元月,我終於圓滿了十萬遍曼達供,完成了四加行所有的功課。
 
  佛弟子向十方諸佛菩薩獻曼達供,以此增長福報,聚積福德和智慧二資糧,以便好修行,利益眾生。修持曼達供之殊勝,實在是無法言表。我在修曼達供 期間,雖然做功課時間頗長,店內生意疏於照顧,但生意卻絲毫未受影響。有時生意不理想時,自己在心裡面期望著今天能有多少營業額,沒想到人潮就陸續進來 了,最後營業額竟也達到心裡所想的數字。
 
  我在修持四加行的這些年中,深知三業相應的重要,也明白唯有依教奉行,才能得到真實受用。每當凡情困擾、心煩意亂的時候,我都會跪在壇城前,對 著  佛陀師父的法相如實稟報,並作懺悔。有時心意浮動,只要一想起法音中 佛陀師父的說法,心很快便會平靜下來。如果遇到親戚、眷屬有所困難或矛盾時,我就做 功課回向給他們,每每都能心想事成。有時見到女兒的心情或臉色不好時,我於佛堂中祈求,下了樓之後,女兒竟然心境就轉變了。因為憂心兒子的事業不順遂,隨 著加行的將近圓滿,我回向給兒子,結果他的事業慢慢好轉了。
 
  有一次,兩位尊者上師要來道場,我見到師兄、師姊準備了非常豐盛的菜餚及糕點,我當時心裡起了個念頭:「這實在準備太多了,浪費了。」回家後, 我發現自己犯了錯。於是,我在壇城前發露懺悔,因為將最好的食品供養兩位 尊者上師,這本來就是師兄姊們的心意,自己不應該有那樣的想法。沒想到  尊者上師到達後,竟然向大家宣布:「維護道場很辛苦,修行人要惜福節約,菜餚不可準備過多,以免造成浪費。」
 
  在修法期間,心想事成的例子,實在不勝枚舉。無限感恩 佛陀師父、十方諸佛菩薩的加持,以及兩位 尊者上師的教導,讓一個沒念過書的我在這種年 紀還能圓滿四加行,現在我時時檢視自己:對戒律是否嚴持不犯?對佛教是否信受奉行?對三寶是否虔誠純淨?對眾生是否大悲菩提?我到底是不是一個真正的佛弟 子?如果以上我做不到,那我就是還沒有圓滿四加行,我所完成的只是加行的形式,而不是真正修四加行的目的,我還得繼續鍛鍊自己;如果以上我能做到,那我才 是真正圓滿了四加行!
 
  我把修四加行功課的進度及受用寫成本文,絲毫沒有炫耀自身的意思,只是希望跟同學們分享,此生能有這麼大的福報,得逢古佛降世說無上妙法,傳授我們正宗佛法,這是何等的珍貴殊勝、稀有難得,我們又怎能不好好珍惜法緣、發心精進呢?
 
佛弟子 慈真 口述
阿旺 筆記整理
2015年2月6日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中壢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