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無常(森旺吉珠)----佛教正法中心

 
感謝無常
 
  能坐在基金會的甘露舍利堂聞聽法音,這是我多年來夢寐以求的事,終於在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六日實現了。那天,我端坐在壇城前的地上,殿堂的華麗莊嚴和肅穆寧靜,令人嚮往,感覺好似到了另外一個空間一樣。
 
  我恭聞的法音叫做《無常》,隨著佛陀師父的說法,我的眼淚一直沒有停過。聞法之後,我的思緒回到了六年前,那是我生命的轉捩點,也是我走進佛門的緣起。

 
  那年,令我意想不到的是,無常走入了我的家庭,點到了我的丈夫。他於二零零七年六月往生了,享年五十二歲。親人的離別,沉痛的打擊,讓我喘不上 氣來,我倒下了五天沒有起床。我該怎麼辦呢?我躺在床上,想著自己的今後,是不是以後死掉就死掉,一了百了,什麼都不用想,都不用管?還是人生要活得明 白,死得也明白?一連串的問號在腦海中盤桓,等待我去尋找答案……
 
  丈夫臨終前的九天,在醫院裡,我感到有件事不可思議。
 
  起頭三天,丈夫在病房裡苦不堪言,大聲的叫喊:「我不活了,我受不了啦!」
 
  他所受到的病痛折磨,那真是生不如死,慘不忍睹。
 
  我的妹妹見他那麼痛苦,就對我說:「姐姐!叫姐夫念佛號看行不?」
 
  我沒有其他的辦法可以幫助他,聽了妹妹的話,我就告訴他:「你念南無阿彌陀佛,想著阿彌陀佛和觀世音菩薩加持你,接你坐蓮花上西天,什麼也不想,你就好了。」
 
  我同時也盤上腿和他一起念,大約過了二個小時,他突然說:「我不痛了,我要吃東西。」
 
  當時,我不知道應該高興還是害怕,因為平時長輩們都說人臨終之前意識精神及體力會有回復改善的情況,我擔心他這是迴光返照,有可能隨時都會走。
 
  丈夫嘗到了念佛的甜頭,每天都要聽念佛機,不讓聽他不幹。這樣三天下來,情況很好,親人的心也平靜了下來。
 
  第七天早上三點,我和丈夫聊天。
 
  我問他:「你這兩三天很好,能吃能睡,你努力一下,再治療一次吧!我不知道你走後,我該怎麼活下去?」
 
  他說:「別講了,明天再說吧!」
 
  到了早上五點,我半睡不醒的,就聽到他開始咳起來,一聲接一聲。我沒有當回事,因為對他來說很正常,病人能不咳嗽嗎?
 
  當我醒來看他時,他瞪眼對我說:「以後再也不要和我說這些了。」
 
  當下我就明白,我們太貪心了,不遭罪已經夠知足了,還要求多活幾年。我們念佛,可是再怎麼念佛也不管用,他還是咳,一直到下午一點才安靜下來。此後,誰來看他,不到兩分鐘,他就攆人走……
 
  三天後,丈夫去世了,走得還好,大體不硬。
 
  這是為什麼?佛號真的那麼靈嗎?真的管用嗎?我一定要弄個明白。還有,我到底從哪裡來?死後又到哪裡去?哪裡是天堂?哪裡是地獄?人為什麼要生 病?為什麼有窮人、富人?好人不長壽,禍害一千年,真的嗎?……誰能給我解答?我到哪裡去找答案?找佛!對!去寺院吧!從此,我踏上了尋求真理之路。
 
  二零零八年,我到了黑龍江省綏芬河市的大光明寺參加五方五佛開光,那種感覺就像久別的孩子回家一樣親切。五天下來,我不知疲倦,輕鬆許多,也明白了不少道理。
 
  二零零九年,我遇到了正法。當我聽到那盤《你明信因果嗎?》的法音時,我如夢初醒!原來我今天的一切不幸,都是自己往昔種的因,緣熟所結的果。 我之所以能遇上如來正法,要感謝無常當頭一棒打醒了我,使我能反躬自問,提起警覺心。如果我再不了然無常真相、不精進學佛修行,也許明天無常帶走的就是 我!就是我!就是我!
 
  不幸的是,今年的六月,無常又光顧了我的家,帶走了我唯一的弟弟。我該怎麼辦?虛空響起了佛陀師父召喚的聲音,今生一定要好好修行,掙脫輪迴枷鎖,證到了生脫死,這一世不解脫,沒有下一回了。我怕!我怕!我怕!我心中時時生起無常境,我要好好的學佛,真心的修行,此生一定要解脫啊!
 
  我感謝無常的無情打擊,讓我從逆境中走出來,找到了光明,找到了回家的路,回家的感覺真好!
 
佛弟子 森旺吉珠
2013年12月22日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中壢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