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願墮地獄

 

    

 


該書是指一些修行人一知半解,邪知偏見,步入邪途,曲解神通遊戲三昧,妙有之諦,造成違經謗佛之罪,為保護這些造罪之人,讓其不墮入三惡道,香格瓊哇尊者第四世多扎信雄仁波切真實不虛的講述其拜見第三世多杰羌佛依止學法的經歷,以及見證佛法不可思議的聖蹟,以維護釋迦佛陀經藏。


 

自序

我是慚愧比丘釋魁智,在未出家之前,以世間法來說,也還算是一個聰明的人,既然自認為聰明,為什麼不圖利謀生呢?我為什麼要出家呢?因為人世間是痛苦的,為了離苦得樂,所以我才出家追求解脫之道,學習佛陀的解脫法,只有佛法才能使我們了生脫死,才能徹底脫離痛苦的輪迴。既然向佛陀學習,就必須要遵守佛陀的原則教誡,對於寫書來說,不可以打妄語,打妄語就是違背佛陀的教誡,違抗佛陀的教誨。

我今天在講述真實的事情,是一個純淨沒有妄語的事蹟,因為我深深知道,因為我徹底明白,我是一個真正捨掉世俗而出了家的比丘,我不能違抗佛陀的教誡,不能有妄語誑惑眾生,我不能玷污我比丘的身分,耍掉人皮墮入三惡道,因為我不願墮地獄。我身為方丈,要對七眾弟子負責,我不願看到我的弟子們由於我的不淨業行為,而斷掉他們的善根,所以我講的話是真實不虛的,我寫的書是真實不虛的,它沒有妄語的污點,它是讓我及眾生成就的解脫,是法門的菩提聖水。

當今末法時期,在這個世界上確有深入經藏,潛心修學的高僧大德,但也有個別活佛、法 師以及 居士們,他們一提到神通就馬上反對,乃至否認神通,認為佛教不講神通,講神通就是外道,還找藉口說佛陀禁止阿羅漢顯神通。其實,佛陀開示阿羅漢不要顯神通,是怕阿羅漢著相修真,待步不前。有這樣認為的人或說這些話的人是有嚴重的問題的,根本是不了解佛法的本質,誤以神通為障而產生了偏誤觀念,我雖是一個慚愧僧,但也歷經三藏深入法義,對這些佛教入士的罪業說法,我只能感嘆他們的膚淺,無有正知正見,所以才有此如的愚昧論調。

說這種話的人,實在是不明白佛教中因果的真諦,神通不是講不講的問題,它是因果存在證量的顯現,有神通就是不講它也會有,沒有神通即使再講它也沒有。如果佛菩薩不講神通,不用神通,眾生就沒有辦法往生極樂世界,離開神通,根本就談不上到彼岸,如往生極樂世界,阿彌陀佛不以神通駕臨,往生者有誰來接引呢?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不以神通而至,難道是跟凡夫一樣的速度走路來的嗎?

我們可以想一想:釋迦世尊往世時,隨時應機以神通度脫眾生、降伏外道的公案,詳記於三藏中真是多得不勝枚舉,就如最早期的佛典《雜阿含經》中都記載有諸多神通的事蹟,如:一九七經、四零八經、四一一經、四一二經、四一三經、四一四經、五零二經、五零三經、五零五經、五零六經、五七一經…等等,四九四經中更說:「比丘當知,比丘禪思,神通境界,不可思議,是故比丘當勤禪思,學諸神通。」這怎麼會是佛教不講神通呢?這不是公開反對經藏披著佛教外衣的外道嗎?就算是口誤,不是外道,不了解經藏而造成謗經毀佛,那麼應該馬上深入經藏,如果不依藏奉行,根本就不是佛弟子。

佛陀授記大目揵連尊者為「神通第一」,難道要把大目犍連尊者改為沒有神通,以此來詆毀大目犍連尊者的神通第一嗎?神通示現皆是佛法中的遊戲三昧,是為利益眾生相應因緣而用,佛法中為恐弟子執著神通境界,產生執相偏見,難得般若妙諦,故佛陀教,故佛陀教誡行者不可執著神通,歸於正知正見,而並非說佛法沒有神通,如《楞嚴經》中五十種陰魔的出顯,「不作聖心名善境界,若作聖解即受群邪」,這是法身性空境的對治方法,並不是說沒有幻化神通現象,若是一知半解,以訛傳訛誤認佛法沒有神通,這將是謗佛之罪,毀經之賊,業障之舉,是不通經藏的可憐者。

修淨土宗的人,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極樂國土功德莊嚴,化禽演法,風樹妙音,那一處不是神通展顯?禪宗宣稱心外無法,講求明心見性,視神通為幻化境,是不執神通並非沒有神通,自性本具妙有之用,神通乃心性所發,我們為什麼不想一想:一代心法大宗師六祖惠能以方巾向地主陳亞仙化地,方巾所展遍蓋四方山頭,難道禪宗祖師不是在顯神通嗎?達摩初祖一葦渡江,難道我們說他是坐船嗎?這不是神通嗎鎮 ? 後輩學子有何話可說?老實的講,只要大家仔細觀察,有一個定律:凡是一開口就反對神通的人,此人絕對無證量、無妙有,因此決定沒有神通,只有空談理論,來遮蓋自己的短處,這也是出於他們沒有辦法的辦法,其實這已經脫離了修行,犯了謗經毀佛的大罪。

某些人講話是很可憐的,只能騙騙沒有深入經藏的佛弟子,我們就拿佛陀來說,他老人家為什麼遣十大聲聞弟子問疾,而讓維摩尊者展示神通予以教化他們呢?因為證果聲聞未能迴心,如高原陸地不生蓮華,所以維摩尊者神通廣大,法力無邊,託疾說法,顯其勝德,令樂二乘者鄙小慕大,捨劣修勝,證大神通,開大智慧,這正是佛陀老人家讓維摩尊者以神通力攝化聲聞的本意,這那裡是不用顯神通?這說明要大成就必須要大神通。

佛陀在世時,隨處施以方便神通顯化,難道這些人不是在借子辱父嗎?偉大的佛陀是外道嗎?歷代多少祖師們以神通表法,難道他們也是外道嗎?現在的佛教界由於難得遇到真正的佛法,故沒有神通的現象是普遍的,但不應該自己沒有修證,怕提到神通,丟失了臉面,就棄經藏於不顧,講假話誑騙眾生,妄說佛教不講神通,企圖否認神通,難道說當時的神通是合法的,現在的神通是非法的嗎?

這些反對神通的人士,應該要靜下來心來想一想了:自稱虔誠學佛,只講依教奉行,但奉行了數十年後,為什麼沒有神通境界呢?事實上,正因為未曾深入經藏,迷教而行,走入偏知邪途,曲解楞嚴,著相陰魔,離性正見之錯謬,而造成背祖謗師,辱佛欺聖,故而黑業緾身,當然是毫無證量了。無有證量,何來神通?更無智慧,故於出世法所表,談妄修真,迷離自性,而自稱明心見性,自欺欺人,於世法表相,愚鈍頑劣,毫無般若妙智之用,故無有五明之展現,結果是除了空談理論,謗佛毀經,其他的本事與凡夫無異。

未深入經藏的假修行者,如果再不清醒,依然執迷不悟,那說明這不是業障深重的問題,而是知錯不改錯上加錯公開謗佛毀經的問題,是我們值得思考其是否為波旬魔王體系的問題,當然也有愚昧眾生,愚師迷者弟子依然搖旗吶喊,更有甚者,竟然愚癡到把生死自由,盤腿坐化,肉身不壞的現象,圓寂後拾得舍利子的現象,以及往升佛國淨土的現象,都侮辱成佛陀不允許,甚至張冠李戴,把它們說成也是顯神通,此類人無緣享受真正的佛法,屬於愚癡的可憐眾生。

佛法是大神通、大法力、大智慧,圓滿無礙,這才是偉大的釋迦世尊當年真正的教法。正因為佛陀於靈山法會上,顯無上正等正覺大神通,故稱佛陀。

說到這裡,我本人回光返照,我到底有多大的神通,口口聲聲談及神通之妙用?其實,我本人是個慚愧之僧,平淡修行之人,說到神通本事,實在是慚愧慚愧,正因為多年來,利用一切時機,深入經藏,得知神通屬於佛教中必不可少的證境現象、遊戲三昧,此為經中歷歷所舉,慚愧比丘──我,為維護經藏及佛之教化,而對神通予以闡述,望能帶給諸善男女一些善意。

今天,我敞開心懷,說出我心扉的真實語言。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中壢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