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                   (妙來)

 昨天,一位好朋友跟我聊天訴苦,說她壓力無比,夜以繼日地工作,卻總有做不完的事;說她整夜整夜地失眠,卻總有操不完的心。為此,她不斷尋求風水師算命,以謀出路;她還四處結緣洽商投資者,執著而艱難地撐著,身心疲憊。

  我問:「你何不把它放下?」  她說:「我好幾次想過放棄,卻心有不甘。不甘那幾百萬打水漂,不甘那夢想從此夭折,不甘那努力一場空。我必須堅持到底!」

  其實,放下並不等於放棄。放下,是心裡放下對事務結果的期盼,是心無旁騖地努力,即所謂「因上努力,果上隨緣」。放棄,則是身體停止繼續某項活動,但心裡是否停止卻很難說,許多人往往是「才下眉頭,卻上心頭」。所以,放棄的未必能夠放下,放下的並非一定放棄。用放下的態度去做事,發揮的是百分之 百的能量,因為沒有焦慮的心來消耗你的電池;用放下的態度去做事,我們累的只是自己的肉體,而不是自己的心。

  記得多年以前,我在一家外企負責銷售工作。開始的三個月,沒有銷售指標,每天輕鬆上班,晚上還常常參加各種時尚活動,銷售成績卻相當出色。三個月後有了任務指標,我的心開始沉重,頭腦開始複雜;看著日曆,算著數字,明天那個合同可否談成?這個月任務啥時才能述標?後天碰頭的客戶能不能下單?白天 提著一顆擔憂和期盼的心上班,晚上帶著一顆失望和焦慮的心回家。奇怪的是,越是擔心、期待,合同往往越是談不好、談不成。有好幾次,連煮熟的鴨子都搞飛了。這種惡性循環,使得自己壓力愈來愈大,工作樂趣越來越少,最後剩下的只有身心疲憊、鬱悶消沉。

  其實,何止是工作,生活也處處有糾結、有無奈。我們捨不得曾有過的精彩,捨不得居高時的虛榮;我們輸不起一段情感之失,輸不起一截人生之敗;我們放不下已經走遠的人與事,放不下早已塵封的是與非。

  我很苦惱困惑,從小到大名人名言沒有少讀,成年後各種文理哲學沒有少看,各色心靈「雞湯」也沒有少喝,佛、道、儒的教誨也懂得不少,可是無論我如何讚美理解那些理論,無論如何把那些智慧的語句倒背如流,一旦事到臨頭,「放下」永遠都成了傳說,「捨得」永遠是心口的一個痛。我不知道出路在那裡?

  二零零九年初,去北京探望多年不見的朋友--余師姐,第一次聽聞了佛陀師爺的法音《無上殊勝法》,一股暖流在心中流淌,淚水不停在眼眶打轉,其實當時我對佛陀師爺的口音只能聽懂不到30%,可是我卻像是被磁鐵吸住一般,在地上一動不動地坐著感受佛陀師爺那慈悲幽默的音聲,和散發出溫暖如陽光般的巨大能量。

  聽完一盤,我問:「還有嗎?我能接著聽嗎?」  就這樣,那次北京之行,我哪裡都沒去,就在余師姐家連續聽了幾天的法音。我的內心充滿一種光明、一種力量、一種無以言表的歡喜,我知道我找到方向了。

  離開北京前,我問師姐:「能借些法音帶回上海聽嗎?」  她說:「不行,除非妳在上海能召集十個人一起聽聞,那我就為妳送去法音。」  回到上海後我立馬行動,開始召集一些平時來往較多,經常談佛論道的朋友。五個月後,我打電話給師姐說:「我準備好了,妳過來吧!」

  二零零九年十月的一天,余師姐帶了二十盤法音來到上海,我的聞法點從此成立了。幾個月的聞受法音,讓我有種大夢初醒,恍然大悟的感覺。

  一直以來,我認為自己已經信佛學佛,其實邊都沒沾上,充其量只是拜佛求佛,沒有真的認識佛教,對佛學的義理一知半解。我連最基本的世間無常實相都沒有看透,對因緣果報的法則都還將信將疑,更談不上生起一顆出離求解脫的心,所以心也就自然處處聚焦在事務的結果而無法自在。有時好像也能放下,捨得某 些人、某些事物,可仔細一想,那往往是新的目標取代舊的興趣,新的執著置換舊的依戀,根本不是真正的放下。另外,因為只在義理上窮鑽深研,並沒有付諸實踐,則當然「如人說食,終不能飽」。

  第三世多杰羌佛說《什麼叫修行》,讓我真正明白唯有在生活中不斷實踐,體驗、印證萬法皆無常,堅信因果縛業輪迴無常的痛苦,出離心才會生起並日益增強,有了無常心、出離心的修行,對世間的愛恨情仇得失利益,才可能真正的拿得起、放得下。我過去的那些「知」,是不了義的知、不究竟的知,沒有正確的 修行次第,真的是盲修瞎煉!由於外道無法闡明宇宙人生的真諦,指出一切苦厄的根本,所以我們尋求各種心靈書籍、心理醫生、靈性導師的指導幫助,也只能像服用止痛片一般,雖然能讓疼痛的症狀消失,但是它並沒有解決導致疼痛的病根,於是下一次碰到誘因,疼痛又會再次出現。

  聽聞法音的這一年,恰是我開始代理義大利家具中國銷售的同一年。我的收入100%依賴於銷售提成,頭幾個月我連一分錢的收入都沒有,因為對我而 言,這是一個全新的行業,一切從零開始。我把聽聞的法音義理運用到實踐中,儘量做到不糾結、不焦慮,努力工作坦然面對,只管播種莫問收成,遵道而行無怨無悔。幾個月後,業務開始起色,收入開始增加。雖然銷售情況有起有伏,但我一直都能保持平靜安然的心。

  二零一零年七月,我赴香港考取了聞法上師,同時尊者上師為我舉行了完善皈依,我對學佛的意義有了更深入的瞭解,對人生也有了更明確的方向。學佛修行,了脫生死,饒益有情,這是我今生要做的事,也是必定要走的路。考取聞法上師後,我恭請的十幾盤法音很快便聞受過幾遍了,雖然別的聞法點有其他的法 音,但是借來借去終究不是個辦法,於是我決定十月底親自去洛杉磯一趟,為我的聞法點恭請一套完整的法音。我還邀請了結緣不久的一位西班牙華僑梁先生一起前 往美國,準備接引他入佛門,並依止尊者上師。

  就在這時,我的工作卻出了問題,與我合作做銷售的義大利人棄我而去,還併吞吃了我的那一份銷售提成,半年的辛苦就這樣泡湯了。我寫了幾封郵件給義大利人,請求歸還我那部分提成,可他不回郵件離境回國了,我也就沒再追究下去,而把精力放回到自己的銷售上。對他,我沒有怨恨,沒有憤怒,只有憐憫。因 為我知道一切皆有來由,因果不昧。但是十月份,到底還去不去美國呢?家具銷售開始才一年,大半年的收入卻沒了。去美國一趟的費用,將讓我兩袋空空,而下個月的銷售還遙遙無期。儘管前途未卜,最後我還是義無反顧地定下了去美國的機票與旅館。

  有趣的是,就在準備飛美國的前一天,我接到一位老同事的電話,邀請我去他的廣告公司做PART TIME工作。這對一個沒有固定收入,只靠銷售提成過日子的我來說,簡直就是雪中送炭!  我開心地對我的老同事說:「謝謝!一週後從美國回來就開工。」  這是我第一次去洛杉磯,雖然只有短短的四天,我恭請了法音,親近了尊者上師,歸宿了佛教正法中心,學到了佛法。上師為我取了法名:「妙來」,意義深遠!

  從美國歸來,我繼續家具銷售,並到廣告公司每週上一天的班。儘管收入不多,但讓我每個月有了一點收入保障。不久,我收到一封尋問義大利家具的郵件,經過幾個來回電郵後,我會面了這位新準客戶;不到一個月,合同簽約,定金預付,這是我開始做家具銷售以來用最短的商談時間簽下最大的一個訂單和最優惠 的合作條件。我彷彿在做夢,因為一般情況下是拿不到這樣大合同的,這真如上師為我取法名妙來時所說:「來得太妙了!」

  我秉持信願行,明信因果,冥冥之中一切皆有安排。留意自己每一個當下的身口意,依教奉行,一切將自然富足。

  記得去年到成都,在文殊院看到一幅對聯:「見了便做做了便放下了了有何不了,慧生於覺覺生於自在生生還是無生。」願以此聯,與本文開始所說的那位朋友,以及所有學佛修行

               師兄師姐們共勉!                                                  

                                                          妙來   2013年3月9日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中壢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