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是我生命中的一座山,我願做父親的一艘船

195628ec3d214b0[1].jpg

我的父親並不高大,甚至在人群中顯得很矮小,很容易被人忽視。
小時候,我只感覺父親很關心我,但更多時候是感覺到,似乎父親老是得罪人,很多人都不待見他,我還經常責怪他不合群。
等我長大了,自己做了父親,猛然回頭,才發現自己錯怪父親了,而善良、正直的父親才是我生命中的那一座高山。

父親的一生是被人誤解,他不善言辭,更不會說別人喜歡的話,加上他從來看不慣歪風邪氣,因此他給別人的印像是說話太直,總是得罪人,但又有著才子的清高,所以很多人都給他穿小鞋子,但還好他總能逢凶化吉。

我一直感覺他似乎不應該在這樣的世界裡,因為在這裡沒有他的位置,他雖然略通琴棋書畫,是我們那裡難得的有這樣才氣的人,加上他教學能力很強,贏得了學生的讚嘆,但是在那個時代,鄉村民辦教師特別多,父親的才氣和能力似乎給了他們巨大的壓力,於是他們無端的排擠父​​親。因此幾乎每次父親回家都會帶著不解和怨氣,但這一切絲毫改變不了他對學生和教學的熱愛。


父親一直教育我們,對待別人一定充滿善意,平等對人不能仗勢欺人害人。這一點我深有體會,記得曾經跟父親矛盾較深的一個村幹部就公開讚歎父親:我最佩服X老師這一點,我跟他矛盾這麼深,但他從來不另眼看待我的兒子。

後來有人問父親你為什麼不利用機會收拾他兒子?
父親說收拾他兒子太容易了,但我跟他父親有矛盾,跟他兒子無關,我是老師,我要教好每一個學生,誰家培養個孩子也不容易。
父親這些樸素的話對我影響很大,甚至伴隨著我的一生,他讓我明白了人活在這個世界上真的不容易,如果自己能幫助別人,就要毫不猶豫的伸出自己的雙手,而任何人都不喜歡被人欺負,嘲笑,父親的言傳身教讓我明白謙卑和善良的道理,我感謝父親對我人生善良的啟蒙。
小時候,我跟在父親教學的課堂裡聽課,他總是抑揚頓挫用我們很不習慣的普通話教學生,而這與眾不同的口音也激起了他的同事一片的鄙夷和排擠,因為他們上課講的都是我們當地的土話。

父親就是在這種排擠中,憑藉他的才氣、清高、正直、善良、不向歪門邪道低頭的堅守,有驚無險、還算平平安安度過自己的教學生涯。於是他把一切的希望寄託在我的身上,我似乎成了他生命中的一切。記得我上大學時,他幾乎一個月都寫幾封信告訴人生的道理,鼓勵好好學習,做好一個好人,每一封信都寄託著父親對獨自在異鄉求學兒子無盡的思念和期盼。

記得有一年暑假,父親跟我說起他在5.1節救了一個人的事:那是他去遊覽我們當地名勝時,突然發現一群人在一個溝壑邊熙熙攘攘的叫喊著,父親過去一看,原來一個不到二十的小伙子不小心摔到下面去了,當時已昏厥在溝底,那個溝底很陡峭,跟他一起來的小伙子根本不敢下去,而圍觀的人只是在做“吃瓜群眾”,父親一看不管自己生命的危險,小心翼翼的下去,用力掐人中等等,費了很大的勁,大約用了半個小時才救醒他。我問父親這麼危險,為什麼去救他呢?

父親說他和朋友高高興興的旅遊,如果因為這件事把命丟了,那他父母都活不了了!誰家都有孩子,我就是受點傷也要救他。
此時,我似乎已理解了父親,其實那個人的遭遇,讓父親想到了在異鄉的我,他用這種感同身受的情感寄託著對自己兒子的深深的愛,或許他內心中也期盼如果自己的兒子有一天遇到困難,也有人像他一樣會伸出援手。
不善言辭的父親其實在潛移默化的影響著我,記得爺爺去世,我和父親一起守靈到天亮,我感受到了父親失去親人的那種痛苦,雖然父親沒有流淚。而對待贍養我奶奶的事情上,我的親戚都躲得遠遠,父親毅然提出不需要任何人贍養奶奶,他自己照顧,直到現在有人提起我們家對待老人,都會豎起大拇指。

因此,直到今天我從來也無法體會不孝敬父母是怎麼一回事,因為在我和父親的心目中孝敬父母是一種天性的自然。正是在父親潤物細無聲的教導下,我和我妹妹家也非常的和睦,我妹妹對我兒子甚至比對自己的孩子還親。所以我一直無法理解一家人父母與子女不和,兄弟姐妹之間互相矛盾重重是怎麼一回事。當然這並不意味著一家人就是和和氣氣,其實很多時候父親還經常批評我妹妹。
現在,父親年紀大了,已是滿頭的白髮和日漸滄桑的面孔,我也感到了歲月的無常。隨著自己成為父親,養兒才知父母恩,我真身感受到了父親對我那種深深的愛,父親的無言就如同我生命中的一座山,屹立在我的心間。

我一直想善良的父親為什麼會有這樣的遭遇?而我又如何才能真正報答父母,兄弟姐妹的恩情?這些問題有意無意的伴隨著我。
直到有一天,我學習到了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如來正法,我們明白了人生宇宙的道理,我明白了善良正直的父親為什麼會遇到這麼多的排擠和誤解?
先撇開多生累劫的因果關係不說,父親在善良的同時卻忽視了忍辱。比如同事間哪有不充滿著是是非非的呢?如果每次都執著,那這輩子無疑是自己跟自己過不去,如果父親對一些雞毛蒜皮“張家長,李家短”的事,看得開,無所謂,一笑了之,那麼時間久了,自然人際關係就會融洽不少。恰是“佛說無為最,忍辱第一道”。

因此,父親所有的善良正直只是樸素的、不圓融的善業而已,並且很多時候長滿了“刺”,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傷害了別人。

在我感恩於父親以其善良本質從小對我言傳身教之時,我更明白為人子者真正的大孝,真正的報父母恩是能引導父母學佛。因為只有學佛才能讓父母的善良更圓融,把好人做的更好,而成為沒有夾雜惡因惡緣的真善真良,繼而成為善良、慈悲,忍辱、無私的修行人,最後獲得解脫成就,這才是父親應該擁有的真正的幸福。
如果說父親一直是我生命中的一座山,而今學到真正如來正法的我,願做父親的一塊船板,讓父親踩著我登上開往成就彼岸的“解脫之船”。
/東山

 

本站註:佛弟子修學如來正法的受用文章,其內容可能有若干錯誤,故只有  南無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與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的公告方為最正確的法義

文章來源:佛教新視野https://www.toutiao.com/i6568108763083964936/

本文連結:父親是我生命中的一座山,我願做父親的一艘船

其他連結: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http://www.hhdcb3office.org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臉書 https://m.facebook.com/hhdcb3office/
                   瑪倉寺 http://www.macangmonastery.org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多杰羌佛第三世   #第三世多杰羌佛佛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獲得世界和平獎  #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收供養  #第三世多杰羌佛返老回春  #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  #第三世多杰羌佛妙諳五明 #第三世多杰羌佛#南無觀世音菩薩#加持#瑪倉寺#H.H.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日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中壢佛堂 的頭像
中壢佛堂

第三世多杰羌佛--瑪倉派佛學會中壢佛堂

中壢佛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